中青报:关乎政绩 5A级景区难摘牌

2020-11-21 13:01:49

最近,国家旅游局宣布,共有44A至4A个景区被除名,105A个景区被警告或严肃警告,完成整改的最后期限“对不合格景区的审查,将采取更严格的措施,甚至除名。”在作者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在国家旅游局,可以说从来没有发生过“重拳攻击”。

A类景区,尤其是5A级景区,可以说是一个省、市旅游品牌的象征,直接关系到景区形象、政治表现和票价。因此,无论是评价还是处罚5A景区都不是小事,关系到各个方面的利益纠葛。过去有传言说,几个不合格的5A景区要撤走,但最后都因为“有效的整改”而没有被淘汰。以五台山风景区为例。去年十月,中央电视台揭露了景区的混乱。笔者曾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指出,五台山风景区问题的根源在于地方政府的失职。但是现在看来五台山还是一样的。如果只是“警告”一个景区,而不是“警告”景区,甚至是区域行政管理部门失职、渎职甚至更严重的问题,那么如何解决景区问题呢?

这一次,国家旅游局派出暗访工作组对游客集中的景区进行暗访,国家旅游局直接公布了被处罚的景区名单,切断了有关方面相互谈心、打招呼的机会,以表明打击的决心,为查处不合格景区开好头。 要从“依法行政”的角度,修订 2005 年《风景名胜区质量等级评定管理办法》,或在此基础上,制定甲级风景名胜区处理细则,明确甲级风景名胜区“警告”、“严重警告”、“除名”的标准,规范不合格 A级风景名胜区的处理程序,申报、红葡萄酒处罚风景名胜区。 仅凭“暗访工作组”的印象或行政部门的判断来处理,恐怕一是不完全符合“依法行政”的原则,二是避免涉嫌“选择性”执法,三是难以说服公众,特别是难以说服被处罚单位。

从更深层次的层面来看,我们应该寻找景区管理的制度和机制的根源。自2002年以来,国家旅游局开始对A级景区进行评价,无疑在规范景区建设、提高景区服务质量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十多年来,很容易评价,难以收回,甚至更难以从5A级景区撤出。为解决这一问题,需要思考如何完善景区质量等级评价的制度机制。

目前,对 A级景区的评价实质上仍然是一种变相的行政审批。 虽然各级都有“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但对 A级景区,特别是 5 A 级景区的评定和复核,是否评定,是否复核,实际上是由有关行政部门决定的。 行政审批往往有面子关系,人情关系,个人因素的一把手等关系.. 上市,特别是退市的情况就是这样..

在对5A风景区进行评价之初,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就是要兼顾“区域平衡”,所以很难“调平一碗水”。也许有些A级,特别是5A景区上市不合格或很不情愿。撤走不合格的5A风景区,可以警告其他景点,起到敲山的作用。然而,由于“地区平衡”、“上”、“下”与政绩和面子有关,可保留和可收回的类似景点往往不止一、两处,更难以除名。

“风景名胜区质量等级管理办法”规定,“重点抽查、定期和不通知参观、社会调查、游客反馈等方式进行监督检查”。如何确保公开、公平和公平?

这样,很容易评价,不难想象,很难收回。

出路在哪里?或者回到2009年国务院关于加快旅游业发展的意见:“逐步建立以旅游评价为基础的旅游目的地评价机制。”根据依法行政的要求和中央政府职能的转变,应在政府监督员、公众监督和行业协会的指导下,建立景区质量评价体系。政府主管部门指导、制定各种旅游目的地评价标准和程序,“制定游戏规则”,但不干预、不参与评价处罚等业务活动,“不参与游戏”。景区质量评价等上交评价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中立的非政府中介组织或媒体。当然,也要防止“红丁”中介和营利性商业许可的“许可”活动。这种趋势开始显现,也值得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