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煜:依旧“抠门”的春秋航空接班人

2020-10-17 07:55:49

房间的门号没有改变,上面写着“副总裁”,但是坐在里面的人是主席。

“我没有改变它,我也没有打算改变它。就这样。“春秋航空公司的新领导人王宇微笑着告诉界面记者,他在办公室工作了近10年。


王钰,春秋航空公司新任总裁

3月底,春秋航空公司宣布,被称为“中国低成本航空公司的第一人”的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王正华被他的长子王钰正式接替,王钰成为了拥有70多架飞机的上市公司的新总裁。

王钰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年轻业主。他快50岁了。他头上的白发是可以看到的,这绝对不是人们所说的“富二代”。他的风格,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坚持廉价航空公司“够了”的原则,从他的办公室可以看出这一点。这间十多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有三张桌子,里面有一本旧笔记本、一台计算器、一只热水瓶和一叠材料。还有一位是公司总裁王志杰,还有一张空桌子,这张桌子是留给他弟弟王炜回来的。王炜是日本春秋航空公司的负责人。

“智杰和我总是来来往往,前前后后。”王钰说。

王钰就任董事长后,生活节奏没有多大变化。他每天凌晨3点到4点起床,看昨天航班的操作数据,然后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在7点多接送孩子之后,他开着一辆老帕萨特去公司工作,晚上9点多离开公司,在他有空的时候到他旁边的游泳池去一段时间。

“作品的内容是一样的,签名的内容是不一样的,从责任到主管,工作的速度和性质没有多大变化。”王钰笑着说。

王正华两年前接受采访时说,不应该排除职业经理人接班的可能,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有留学背景、在国外咨询公司工作的儿子,继承了自己创办的企业。 虽然这次人事变动引起了一些外界的关注,但并未在公司引起任何波澜,一切照旧.. 公司的领导层只是在会议上宣布,并在公司的内部网上通知它,仅此而已。

这种低调的风格一直是春天和秋天的风格.

王钰记得,当他与瑞安航空公司(Ryanair)的兄弟交谈时,有一件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瑞安航空是欧洲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瑞安航空公司是欧洲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英国航空公司(BritishAirways)在上世纪90年代创办了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Go,当时公司肯定不会因为一个简单的原因而成功,因为他们为第一次航班举行了盛大的仪式,并开了香槟庆祝。后来,另一家欧洲低成本航空公司(EasyJet)收购了Go,并从视线中消失。

王钰说:“我们低成本的航空公司肯定不会开放它,所以我们该如何庆祝呢?我们都拿着一杯一次性的杯子,倒点自来水,仅此而已,低成本的航空公司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春秋航空的“低成本”生动地体现在各自的写字楼里。 建于 20 世纪 90 年代的办公楼可以看到一个小卖部。 公司的大多数高管都在二楼工作,过道很窄,甚至有点黑暗。 两边的门都是老式的酒店房间门,每扇只有 10 平方米左右。 没有什么是新的。 楼下还有一家公共自助餐厅,每次他们到达餐厅时,都会排很长的队。 王宇的高管们也在和他们的员工一起做饭,当他们忙的时候,他们会让他们的同事帮他们做饭和吃饭。

“我经常在公司吃饭。我经常见到王钰先生。他诚恳、谦逊、敬业。”一位曾在春秋时期工作过的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王钰对数据分析和方法更感兴趣,他说,他们还将讨论开通微信航线的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公司创始人决定了公司的气质,王正华曾经解释过春秋航空公司“成功”的秘诀,八个字,一半是储蓄,一半是收入。在这方面,王钰的思想,和他的父亲一样,也实践了节俭的思想。当他解释他为什么喜欢打太极时,他甚至提到了“省”。

“打太极拳是一种比较便宜的做事方式。如果你能打,你可以在任何地方打,你可以随时打。”他说。

使天空民主化和个性化

廉价航空公司的前身是西南航空公司(西南航空),成立于1971年,相当于低成本航空领域的“教科书”。几乎所有的后来者都认为它是一个榜样。2004年成立的春秋时期也不例外。王正华还提出开办航空公司的想法,正是因为他读过西南航空。

西南航空公司的创始人赫伯·卡莱赫提出了一个名为“天空民主化”的新概念,以使天空民主化。

“上世纪90年代我去美国留学时,许多人甚至没有在自己的州里出去。在美国中部,这类人并不是少数。这样(低成本的航空),更多的人参与了飞行,他们通过更低的票价走得更远。”王钰说,他在美国拥有两个经济学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春秋在建国初期也是沿着这条路走的。当时,中国民航业才刚刚起步。许多中国人还没有搭飞机,更不用说乘飞机出国了。春秋成立初期,通过提供1元、9元、99元的门票迅速打开了市场,但也被认为是市场的破坏者。

事实上,所谓的“低成本运营模式”就是直白地说,即通过各种方式来降低运营成本,从而减少票价和增加出勤率。例如,通常的做法是使用单个航空器,这可以降低购买航空材料和设备的成本,当然,廉价的航班通常只是经济舱,因此可以降低更多的座位。春秋航空有点特别,他们还提供商务经济型座位,腿部空间多,也有餐饮。王正华甚至说,只要民用航空管理局同意,他就愿意在飞机上出售站票。

王钰认为,廉价航空公司的概念在中国被误解了,他理解廉价航班应该是个性化的,抓住客人最重要的飞行需求:安全和准时,其他的则提供更多的选择,通常是收费的,比如超重行李、机上就餐、座位选择等等。

“我们希望乘客在选择产品时有更多的选择,而不是你喜欢不喜欢,并在你一上来就问你是否想要鸡肉米饭或牛肉面。从欧洲和美国市场来看,乘廉价飞机旅行的人的地位并不低,英国王子和特朗普的女儿都乘廉价飞机出去了。”王钰认为,春秋航空的目标客户是“自掏腰包的人”,而不是“穷人”.

尽管被认为是一家“吝啬”的公司,春秋肯定会花在他们应该花钱的地方,比如每年带员工去英国参加世界低成本航空工业峰会,坐经济舱,可能住在地下室,他们希望在地下室里增加对节省的钱的了解。

瑞安航空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很好。EeasyJet在数据使用和对客人的准确服务方面非常值得我们研究,主要来自他们。“王钰说。

春秋航空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位居国内航空公司榜首。

根据飞行常量数据,今年上半年,春秋航空公司在每月到达率排名中排名前三,其中两家排名第一,这被认为是春秋最重要的优势之一。王钰必须阅读每天清晨起床的数据,包括前一天航班的准时性。

一般来说,准时率是由于精益生产和精益管理造成的,如在起飞前15分钟停止登机,提前10分钟关门,严格执行,如果乘客赶不上飞机,将提前取出行李,减少飞机滑行的时间,确保每天起飞的航班准时,等等。王钰说。

在缺口中生存

“不要大,不要急着创新。”王正华离开办公室时告诉王宇两个字。

他对这句话的理解是,我们应该继续一步地创新,但我们不应走得太远,积极应对市场的变化。

在他看来,他和他的父亲在经营管理哲学上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最重要的是,春秋不再是“饥饿的婴儿”。他们已经有70多架飞机和162条航线,其中54条是国际航线,基本覆盖日本、韩国和大多数东南亚地区。

“现在的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空域的紧张状况也和过去不同了。过去一年,一些一线城市没有超载,所以我们深入到二三线城市。民用航空部门对安全和准时性也有不同的要求,对安全风险的容忍度也不同。”王钰说。

在国际市场上,春秋两季的压力比较明显。

2016年,中韩关系因“萨德”而恶化,加上泰国新的旅游政策和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更迭等多种因素。去年,自中国和日本上市以来,中国和韩国的净利润首次同比下降9.5亿元,降幅为28%。

根据春秋上半年公布的业绩,公司上半年营收50亿元,净利润5.54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5%,上半年推出7架A 320,产能大幅提高。与此同时,春秋航空公司有162条航线,其中54条是国际航线,比年初的64条下降了10条。

“今年,我们正在优化航线网络,有的在减少,有的在增加,国际化的步伐没有放缓,运力保持在两位数增长,去年因为进口飞机到了,在虹桥和浦东机场时刻限制下,没有地方飞,没有刻意放慢,公司的国际化方向不会动摇。” ”王说。

王钰说,他一直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这种痛苦感是与生俱来的。作为一家草根企业,这是正常的。如果一家大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就可以更换领导者。我们的小公司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我们没有像大公司那样的补贴。没有人补贴我们。我们真的需要颤抖。”王钰说。

在春秋成立初期,公司可以说是处于生存状态的差距中,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春秋成长起来,虽然在王钰的口中,春秋仍然是一家小公司,总是处于接缝生存的状态,这个接缝过去是很小的,现在这条缝有点宽,但竞争也更激烈。

王钰最担心的是狼来了。

王钰对5月14日宣布亚洲航空公司(亚航)-亚洲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将与光大黄金控制公司和河南省政府组建亚洲航空公司(中国)成立合资企业,以运营一家以河南省省会郑州为基地的低成本航空公司深感不安。

总部位于马来西亚的亚航是亚洲最强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目前拥有174架飞机,并决定在2016年的范博勒航展上从空客手中购买100架a320neoto飞机。亚洲航空公司于2005年进入中国市场,目前覆盖中国19个目的地。

王钰说,随着春秋国际航线越来越多的开通,他们已经在一些航线上与亚航作战。

“在民航业,无论我们打得多轻,也打不了重量级。规模优势在民航行业中非常重要,而且不仅在机队规模上,而且在航线网络和市场影响力方面也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仍然太小、太弱。”王钰说,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来自亚洲航空等邻国航空公司的竞争。

亚航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尚未开始运作。王钰说,随着中国与东盟国家通航权的开放,越来越多的邻国狼将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的三大航空公司应该在世界各地竞争,而区域竞争、中短距离竞争,正如欧美的经验一再证明的那样,我们作为低成本航空公司具有优势。要与东南亚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竞争,我们必须是低成本公司,我们希望自己具备这种能力。”王钰说。

法国和德国是欧洲最大的旅游和旅游目的地,但法国和德国70%以上的国内市场被其他国家的廉价航空公司瓜分,包括瑞安、希捷、维兹、西班牙、武林、匈牙利等。今年8月,德国第二大航空公司、廉价航空公司柏林航空公司(柏林航空)因经营不利而破产。

“如果中国航空公司不能加强自己,法国和德国今天的航空格局可能是中国市场的明天,这将是中国民航人民的悲哀。”王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