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火车票代售点怎么样?解析火车票代售点的没落

广博无限 2019-11-07 16:08:15

       春运,一票难求。如今,卖票的却说生意不好做,准备撤出,这是怎么回事?


      中国铁路总公司2017年2月22日发布数据:“2017年春运全国铁路累计发送旅客3.57亿人次,增长10.1%,创铁路春运旅客发送新纪录”。与此同时,曾经承担了相当多火车票销售任务的火车票代售点却因为生意不好,只能苦苦支撑。我分别走访了湖南长沙、郴州的三个火车票代售点老板,仿佛在见证一场历史的落幕。


       你有一万个骂订票网站12306的理由,但它就在那。而曾经人潮涌动的街角火车票代售点,只留下落寞的背影,被时代风吹雨打。




彷徨的小老板们


       2013年初,张嫂在郴州永兴县的一个镇上开了火车票代售点。此前,附近三个乡镇都没有一个火车票代售点。平日里谁想买张火车票,要么坐40分钟中巴车去县城的代售点买,要么就直接坐2个小时中巴车去郴州火车站买,极其不方便。张嫂觉得火车票代售有需求,便入了这个局。


       正如张嫂预料的那样,刚开张生意就很不错。“13年我刚开的时候,平时一天能卖个四五十张票;春运那一个多月,平均一天200多张,最高一天卖过380多张票。坐在电脑面前从早忙到晚,饭顾不上吃,一天下来嗓子都哑了。但是有钱挣,再忙也是所值得的。”


      她没想到,幸福的日子只有短短2年。2015年初,张嫂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以前春运一天起码能卖200多张票,后来只有100多张了。每天来问票的是挺多,可我们根本没票卖!”


        火车票代售点没票卖,有这种事?确实是这样。因为网络售票和电话订票预售期比代售点和车站早2天。这个优待网络售票的政策是2013年1月4日起正式推行的,最初是网络售票和电话订票预售期为20天,代售点和火车站预售期为18天。到2015年分别拉长到60天和58天(实行一段时间后又改回了30天预售)。预售时间越来越长,代售点越来越不利。


        张嫂不停地吐槽:“以前预售期不长,网络售票早2天对我们冲击不大,买了票也大多数会在我们这取,对我们来说还省事;现在预售期提到了60天,大部分还没放假就已经把来年回去的票给买好了,加上取票也方便,随便路过哪就顺道把票给取了。”


        延长预售期直接导致线下代售点根本没有热门票卖,大部门热门票在网上一开售就是秒光,代售点只能捡捡顾客退票、改签的残羹冷炙。代售点没有票卖,这确实让人不能接受,很多人询问无果后便脱口大骂:“你们这些奸商内外勾结合伙坑人钱,把票留着卖给黄牛,然后再给我们这些老百姓,那么多票几秒钟就抢完了,谁信!”


        去年三月份,由于火车票代售点生意惨淡,张嫂增加了一个新业务:卖飞机票。飞机票靠提成,虽然卖得少,但还是比火车票挣的多些。


        与张嫂有同样遭遇,被迫“改革”的还有县城的老李。老李55岁,2009年就在县长途汽车站旁开了个火车票代售点,算是县城最早一批代售点,以前一天差不多能卖150多张,春运一天最高卖过1000张,但现在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为了维持开支,老李不仅卖火车票,还接了汽车票、机票等业务,门口还摆了个货柜,向过往的行人提供烟酒水,俨然成为一个“杂货铺”。


        县里的火车票代售点日子不好过,那省城长沙的呢?


       两年前,小马由父母出钱,在岳麓山大学城边开了个火车票代售点。门面很小,大概就3个平方,一个铁皮的小口子就成为了他每天与外界联系的唯一接口:外面的学生把身份证、学生证递进来,他把火车票递出去。一张票也收五块钱手续费。


        小马向学生票收手续费是违规的,因为铁路部门有明文规定:学生持学生证购买往返车票不需手续费。有些学生问起手续费的事情,小马一般都是这样回答:“我又不是做慈善的,不收手续费,我靠什么养活自己?”学生一般不会计较。


       “现在生意明显不好了,以前到了寒暑假,一天随随便便三四百张票,现在一天拼死拼活也卖不了一百张。学生接受新东西更快,都知道在网上买票,加上有些学校会主动与铁路部门联系集体购票;甚至铁路部门还会把自动售取票机放进校园里。过完今年,我就把门面改成奶茶店。”


代售点的门道


       1998年,为缓解火车站售票压力,铁道部允许全国各地私人或企业开设火车票代售点,经营业务为:售票和取票,不包含退票和改签。代售点收取5元一张的手续费(一半要上交铁道部),当年年底,代售点售票占比即超过6成。


        那个年代,代售点成为香饽饽,但不是人人都能开。首先要向车站分管领导提出申请,审核是否符合站点划分要求,在市区或县城,两家代售点距离要超过1公里,乡镇要超过20公里。其次是必须具备有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国家规定的文件,如果能挂靠企业则最好,因为会认为你实力雄厚。



        其次要交相应的押金和购买设备。按票券数来交押金,每张票券押金为200元,最低标准是500张票券,也就是10万押金起步。卖完这一卷票(500张)再去火车站换新的一卷。如果你不想那么麻烦,那只能多交押金,多领些票券。


        交完押金后,还需花1.2万购买三样指定的设备:一台联想台式电脑(带鼠标键盘)、一台印票机、一台身份证识别仪。如果要学生证识别仪,还要加1200块钱,而学生取票是根本不需要手续费的。


        交完押金、买完设备后,每个代售点每个月还需向铁路部门交720元的服务费,这才能换来每张火车票2.5元的利润。而大部分火车站都是交的10万押金,领500张票,所以平常时期一般隔个五天左右去市里火车站换票,碰上春运卖的快,一般都是当天换取。


         最初,火车站还有一个奇葩的规定:代售点当天的票钱,第二天10点钟前必须存入车站指定账户,而且是必须现金存取,不接受网银转账!这个奇葩规定对乡镇代售点来说,几乎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事情,因为一般的乡镇只有邮政储蓄银行,所以顺势诞生了一个职业:代存票款。代售点先将昨天的票款打给他,然后这个人去银行排队,由他去存入指定账户,代售点每个月给他1000块辛苦费。


代售点的经济账


         为了保本,代售点有个2500张的生死线。一般来说房租1500元左右,人力成本3000元,加上水电杂七杂八的,一个月成本差不多为5000元。一张火车票给代售点的只有2.5元利润,也就是说一个月起码要卖2000张才不亏本。而以前普通的代售点一个月能卖3000张左右,利润在2000-3000元左右,遇到春运,一般的代售点一个月差不多利润在2万左右,好点的像老李这种,利润在5-6万。


         2011年,铁道部开始推广12306网络售票,经过4年的市场普及期加上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2015年年底,通过12306网上售票占比超过60%。随着火车票销量的减少,为平复各代售点日益上涨的不满情绪,铁总不断提高手续费分成比例。五块钱一张的手续费,最开始是对半分,铁道部拿2.5元,代售点拿2.5元,到了15年就成了铁道部拿1.5元,代售点拿3.5元,再到现在的5元完全给代售点。


        每个月的技术服务费也由720元降到了390元,不接受网银转账的奇葩规定也取消了,可即使这样,还是抑制不住底下代售点“闹起来”。单位利润增加没法抵消销量的大幅度下滑的损失。普通的代售点如今一个月就1000多张,勉勉强强保本;熬到春运,也就卖个2000来张,能挣个五、六千。


        “十万的押金放外面一年收高利贷都能收一两万,划不来”,有代售点老板在群里抱怨。加上与车站的合同未规定承包时间随时可撤退,于是越来越多的代售点老板选择了另谋生路,而更多的则是像张嫂和老李这种撑一天算一天的,盼望着代售点能再一次迎来改革的春风。


为了生存,各显神通


         张嫂在的一个代售点老板微信群里,每天都有人抱怨,更有甚者准备组织同行去北京铁总公司“诉苦”,认为只有样才能引起重视。而对于群里的这些“集体活动”,张嫂一般都是围观,并不参与,用她的话来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追追一些票账。由于是本地土生土长的人,所以镇上很多人出门都是先找张嫂订火车票,然后票钱赊欠着,几次一起结。每年到了年底,张嫂账上都有一两万的票款收不回,这也是导致她想放弃代售点的一个重要原因。


        更令代售点纠结的是收入少了,但与顾客的纠纷却反而增加了。虽然不断会有新闻或者各种关于网络售票、电话售票比线下售票早两天的报道,并且支付宝和微信两款国民级APP也都有火车票的一级入口,但是总有那么些农民工和老人,不会使用网络订票,身边也没人帮他们,他们只能每天在火车站排一两个小时的队,被告知没票后,又会来代售点碰碰运气,每隔几分钟便见缝插针的问一遍“到XX有票没,站票也行!”


         而当顾客费了这么大劲,却仍买不到票时,便会心中的不满转化成对代售点的不满,轻则在一旁念念叨叨,重则破口大骂,更有甚者会直接砸东西发泄。张嫂说,大家都乡里乡亲的,看着他们因为买不到火车票耽误上班或者多花200多块去坐汽车,我们也很难过,可是实在是爱莫能助,在这样的政策下手里真的没有票。“想想很多年轻人,在网上刷到了硬座还想换张卧铺,动车还想换成高铁,真是觉得对那些辛苦了一年都回不去家的农民工不平。”


         正规代售点没票,一些不正规代售点便悄然出现,比如小卖部老板花几百块钱买个抢票软件,专门给不会上网的人买票,一张票收5到10元不等手续费。面对春运这块肥肉,不少代售点铤而走险,也从网上买来抢票软件帮人买票。他们一旦被举报查实,立马便会被罚款停机。



        代售点也尝试各种“捞外快”行为。比如,大部分代售点春运期间会提供“加价售票”服务,一般额外收取10元或20元辛苦费。由于每天都有不少改签退票的,加上一趟车的车票并不是一次性放出,所以售票人员有时能“捡漏”,这时便会将火车票卡在输身份证号码界面,让其不可购买,然后优先联系付了辛苦费的顾客,问其要不要,这在代售点行内被称之为“卡票”。对于“卡票”,老李辩解道:“其实也就是挣的辛苦钱,大过节的专门坐在电脑面前查询各趟列车,没钱谁愿意做。”


网络售票是代售点唯一的敌人吗?


         很显然,代售点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在感叹代售点“生存难”的同时,我们却不能忽视代售点落败如此之快的原因。


         网络购票肯定是对代售点冲击最大的。前面已经提到了,除了方便,网络售票多出的2天预售期几乎给代售点判了缓刑。随着高铁越来越多,高铁可以直接刷身份证进站,取票的人就更少了。再加上自动取票机让火车站越来越不“拥堵”,在网上订好票,提前在自动取票机上“滴”一下,就能快速取票,这也大大挤占了代售点对生存空间。


        除了上述购票的技术问题,也不能忽视外出打工潮的回落。由于近几年人力成本大幅度上升,大部分劳动密集型产业纷纷转移到东南亚和内地各地区,加上各县市承接了产业转移后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对回乡人员有补贴,越来越多的“农民工”选择了在家门口就业。


        据老李说,以前春运期间,代售点每卖出十张票,4张是去广州,4张是去福州的,这都是外出务工的;现在每卖十张票,广州和福州的大概只有5张左右,剩下都是省内正常出行或者偶尔有两张去省外的。我注意到县里发布的一则新闻:2017年,开展职业培训12000多人次,成功实现返乡农民工就业10036人。


       三是私家车的迅速发展。2016年年底,中国小型载客汽车总量已高达1.6亿,而随着私家车普及,以及春节期间高速公路免费,越来越多的人也选择了自驾车出行,甚至租车、拼车回家的都有。


        审视火车票代售点这20年的历史可以发现,它赚钱的时候,自己本身没有做对什么,它开不下去,也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它是时代的产物。不管是表嫂还是老李,本来就不会飞,刚好踩在(需求的)风口上飞了起来,现在风快停了,掉下来很正常。




                                                                                        作者  马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