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塔等旅游景区扎堆挂牌新三板 但背后真相令人深思......

三板虎 2018-08-25 10:41:53

点击标题下蓝色「三板虎」可快速关注              



商务合作请联系:杨群 13802220004


广州塔、避暑山庄、九皇山等旅游景点相继挂牌新三板,看似火热的市场背后,隐藏着一些令人深思的秘密。


旅游消费依然偏向热门景区


2017年春节期间居民的旅游消费依然不减,据三板虎(微信公众号:sanbanhu)统计,全国共接待游客3.44亿人次,增长13.8%;实现旅游总收入4233亿元,增长15.9%。


在热门旅游省份中,江西省、贵州省、湖北省、甘肃省、陕西省、新疆自治区等热门旅游省份接待游客人数和实现旅游收入均增长超过20%。在热门旅游城市中,桂林市的表现最为突出,春节黄金周期间接待游客人数和实现旅游收入均增长超过一倍。张家界接待游客人数增长约40%;重庆接待游客人数和实现旅游收入分别增长15.6%和20.3%;广州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分别增长15.1%和16.2%;三亚游客人数和旅游收入分别增长14.07%和19.6%,而旅游收入的逐年增加刺激了许多景区企业欲挂牌新三板。


旅游景区企业相继挂牌、上市,有人欢喜有人愁


截至2017年2月14日,目前共有19家旅游景区管理企业正式挂牌新三板,另外像避暑山庄、九皇山这两家4A、5A级景区也在1月底相继获批挂牌。



广州塔(870972)作为人人皆知的地标,挂牌犹如出道,万众瞩目。其实从2010年开始营业直到2014年年底,广州塔都在亏损,日均亏损额约20万元。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到了2015年,慢慢步入正轨的广州塔终于实现了营收和利润双丰收。



尽管实现了盈利,但目前广州塔的负债率仍然较高,徘徊在70%-80%之间,与上海东方明珠塔公司2015年年报的23.53%相差悬殊,通过挂牌新三板,进行股权转让融资以降低负债将成为广州塔经营的当务之急。另外可喜的是,广州塔的门票收入比例正在下降,收入构成正多元化。


而即将挂牌的避暑山庄(870861)的情况则没那么乐观。2016年上半年打破了连续两年的业绩增长,出现突然下滑:营业收入296.48万元,亏损165.59万元。资料显示:承德避暑山庄的盈利受季节影响比较明显,除去7、8月份外,其余均为淡季,因此游客数量较少。


值得注意的是,避暑山庄的核心业务——环山游占整体营收的90%以上,它尽管给避暑山庄带来了稳定的收益,但环山游项目经营权无法延续或者有偿使用风景名胜资源也是公司面临的风险之一。此外,“项目经营权到期时公司再次取得该权利所需支付的费用存在大幅上升的可能性”。


再者,线上收入占比过低也是避暑山庄的尴尬处境之一。根据公告,目前公司线下收入为99.1%,线上收入仅为0.49%。


股权不清晰、盈利模式单一,景区企业挂牌、上市都不多


其实,在今年1月出现的景区企业扎堆挂牌的现象纯属偶然,目前新三板(待)挂牌的景区公司共计21家,而A股总共加起来也只有17家而已。


大部分国内旅游景区由于体制和管理等原因始终逃不过“不涨价必死”的魔咒。早在2002年,秦皇岛北戴河区政府在全国率先引进民间资本发展旅游,将碧螺塔公园建成突出自然、注重休闲的综合性酒吧主题公园。2013年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4A级景区,2015年8月登陆新三板。


但即便已有先例,加上广州塔可能掀起的地方国资改革潮,目前景区企业的上市意愿依然不强烈。难道它们不想融资吗?当然不是。主要还是因为以下几点:


1、靠补贴度日


无论什么样形式的旅游景区都会牵涉用地、经营权等一系列问题,如果是国资背景的景区,则会出现交叉持股、补贴亏损等现象。而随着股权不清晰逐渐突显,则严重影响企业的盈利甚至IPO进程。此外,由于补贴造成的负面影响也将成为景区竞争力下降的“元凶”。例如广州塔的最新报告显示其90%的股份由广州国资委直属的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持有,剩余10%由广州市广播电视台持有,从而导致广州塔的盈利对政府补贴这种非经常性损益的依赖性非常大。


2、盈利模式单一


众所周知,国内很多景点的门票价格是出奇的高,动辄数百元,另外就是价格高得令人咋舌的食品、纪念品等。似乎这就是景区唯一的收入来源。


据三板虎分析,纵观所有的上市或挂牌景区管理公司,在游客人文体验、旅游休闲等其他创收领域根本没有太多的突破,更别提所谓的IP和周边产品了,相当一部分公司都是旅社、酒店、缆车等旅游辅业服务提供商,直接参与景区经营管理的并不多。


3、新三板太low,A股高攀不起


目前,新三板的融资规模还是比较小,然而当旅游景区达到一定规模后,尤其是被评为5A级,新三板就满足不了景区的融资需求了,从而转向资本规模更大的A股、港股等市场进行融资,像黄山旅游、峨眉山A、桂林旅游等则是典型的例子。但目前5A级景区还是很少,3A、4A级景区更是多如牛毛,对融资的要求也参差不齐,使许多高不成低不就的景区干脆彻底放弃登陆资本市场。


从长远来看,如何让国内景区企业多元化创收?如何与民间资本更好的结合,实现市场化和商业化?是每一个想拥抱资本市场的景区所面临的严峻问题。(熊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