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驴友经验 >浙西天池(安徽A级景区)

浙西天池(安徽A级景区)

2023-01-24 08:31:45

网红“野景点”,小众迷人背后可能是万丈深渊

网红“野景点”,小众迷人背后可能是万丈深渊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刘俏言

四川彭州龙门山镇龙漕沟突发山洪,截至目前,此次山洪已造成7人死亡。(小时连线|四川彭州山洪致7死多伤 ,盛夏网红打卡点的一场灾难)

多方信息表明,龙漕沟是未开发的风景区,周边设有多个警告标志以及防护网,警告游客禁止下水。但是悲剧并未被制止,山洪突发时,仍有多位游客在事发地露营玩耍。

一个未被开发的地方,为何会吸引如此多的游客?在多个旅游相关网站平台上,大量介绍龙漕沟徒步、露营、玩水的信息值得关注。在这些推荐信息里,警告标志从未出现,反而是“避暑胜地”等字眼,吸引了游客们前往。

造成此类悲剧的原因有迹可循。近些年,露营、野餐、徒步、溯溪等多种形式的“周边游”,成为新兴的流行旅行趋势。相比于一到休息日便“人山人海”的大众景点,“小众露营地”“别人不知道的绝美徒步点”“夏日人少的避暑圣地”,成为了被追捧的新宠。那些未被开发的山山水水,在一篇篇游记和精美照片的推荐下,走入了大众的视野。

然而,迷人的景色下,是显而易见的安全隐患和极难救援的野外环境。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梳理过往报道,以及社交平台上的多个浙江省内未被开发的“打卡地”发现,这些地方公共交通大多无法到达,少有博主在推荐时会提到安全隐患。而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遇到突发事件,救援难度就越大。

废弃矿坑、采石厂,摇身一变成“拍照胜地”

就在8月9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曾探访杭州的“小墨石公园”。这个新晋的“网红露营点”,在小红书等平台被多篇笔记“种草”宣传。

然而一路上,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发现不时能看到“矿区禁止一切野外用火”“此地为生态修复工程”等警示牌。在接近终点时,两条路都已被新建的大门封住,附近是开矿设备和成片的简易工棚。沿小路走进去,在矿坑附近竖着一块白色铁牌写着:深水区禁止戏水,一切后果自负。

地上未用完的新炭以及固定帐篷用的石块,不远处的泥坑里清晰的车轮印和动物脚印,说明有不少人来过此地露营。然而,据该地负责人的说法,此地不对外开放,更不是旅游景点,但不知道谁来过后发到网上就火了,野营客防不胜防。

废弃矿坑有露营的痕迹。

这里的矿坑自2014年起一直处于停工状态,前段时间才开始复工。这两年,只要巡查时遇到有人自驾来这里露营,负责人都会对他们进行劝返。因为看似很浅的水塘,其实中间有十多米深,而且周围完全没有安全设施,如果发生落水或山石掉落等意外,根本无法及时救援。

废弃矿坑、废弃石灰厂成为打卡点并非个例。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搜索发现,浙江金华的网红地“小冰岛”,也是一座被废弃的矿山。此前有剧组在此地拍摄,矿山废弃的采石场里设置了海船等布景,成为了网红打卡点。

金华“小冰岛”。

然而,此处矿山时常发生落石,有较大的安全隐患。在小红书2700多篇笔记里,只是部分博主提到落石危害,更多博主内容为拍照教学等。2022年5月,金华启动了废弃矿山治理工程,目的在于消除安全隐患,预计10月底完工。

矿山危险,却止不住部分游客的“探险欲望”。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发现,小红书上有不少野外爱好者,喜欢组织一些探洞探险活动,如建德废弃矿洞、岑岭矿坑(目前已关闭)、翡翠湾等野生矿坑被屡屡提及,并带有#矿坑露营#的话题。

有博主组织去矿洞“探险”。

有博主提到“小冰岛”的落石危害,

虽然大部分笔记中都会提到其中存在落石等安全隐患,但是在评论区,很少有人会讨论这些安全隐患,更多的是询问“怎么去”“有人管(露营)吗”等问题。

网红水库大多并非景区,涉水游玩隐患多

除了废弃矿洞,浙江受欢迎的“露营地”便是各大水库了。

宁波四明湖水杉林,在小红书上就有不少“露营笔记”和“出片攻略”。然而,余姚市旅游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水杉林虽然名气大,但从来不是一个景区。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也曾报道过水杉林被铁丝网围栏封住的新闻。这是当地为了保护水源做出的无奈之举。四明湖水库的工作人员解释称,在这里变成网红打卡地后,常常交通拥堵,垃圾遍地。更重要的是,在水库工作人员日常巡查时,经常发现有游客近距离拍照,随意涉水。“一家人出来玩,大人只顾拍照,把小孩丢在一边不管,很不安全。”工作人员解释。

有博主分享四明湖“隐秘”野营位。

水库露营并不安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搜索中发现,类似桐庐肖岭水库、台州仙居谷坦水库、湖州德清大斗坞水库等野生水库露营笔记,均有人在评论区提到“我看到有人下水游泳了”“露营晚上水涨了”这一类现象。可见此类野生的“水库露营点”,在没有足够的配套设施和安全设施前提下,仍存在许多安全隐患。

有博主在野生露营点看到有人游泳。

2019年7月,富阳的一处网红“龙鳞坝”就出现了三起意外。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探访时发现,少数大人只顾在水较深的水域里游玩,而不少小孩子丢在水中单独游玩,旁边并没有大人照看。龙鳞坝有禁止在乌龟潭游泳的提醒告示,可仍有博主在网上分享“乌龟潭超好玩”的笔记,并配上了和小孩下水游泳的照片。

有博主安利并拍摄在乌龟潭游泳的照片。

在玩水的选择中,宁波的黑龙潭也十分出名。往年,这里是免费玩水的野生景点。但是,这里从一潭到二潭需要徒步爬山,一路上没有游步道,主要靠人踩出的野路前行,而且边上旁边就是山崖,却没有设置任何防护措施。不少博主提到两条线路的徒步难度都很大,甚至需要佩戴护具才能前行。

小红书上有很多黑龙潭的笔记。

2021年6月,就有驴友在攀爬瀑布时跌落,双肋多发肋骨骨折合并血气胸,所幸无生命危险。今年,黑龙潭变成了付费景点,但目前的索桥和栈道只修到了最下面的第一潭,第一潭上游仍处于原始状态。也就是说,这条需要徒步的路,依然危险重重。

有博主提到黑龙潭从一潭到二潭的路十分难走。

溯溪徒步等野外运动专业性强,有入门门槛

近几年,“溯溪”这一关键词在小红书的多篇笔记里被频繁提及。这是一项集登山、攀岩、露营、游泳、潜水、绳索操作、野外求生、等位运动等综合性技术的户外水上运动。当传统的山路被开发至近乎成熟后,人们开始往不寻常的路寻找刺激。这种运动的兴起,带动了一大批“溯溪地”的种草笔记,其中不乏没有开发过的野生景点。这些景点被选为溯溪地点,却带着明显的安全隐患和漏洞。

2019年7月,江西西头村的吕阳洞,因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及随之而至的山洪,200多名游客陷入危险之中。这场事故导致了4人遇难。这是一条热门的溯溪线路,然而当地天气多变,吕阳洞景区未经开发,缺乏相应的游客保障措施,加之无旅游业务经营资质的“户外运动俱乐部”通过网络组织驴友出游,最终导致了这场悲剧。

在浙江,也有许多博主推荐了类似的溯溪地点,主要集中在杭州附近的临安、余杭,以及宁波、安吉等地。其中热门的诸如临安都林山、蝴蝶谷等。在这些溯溪地推荐的帖子里,大部分博主都会细心标注“关注天气”“不可独行”“需要一定经验”等字样,也有人会在评论区里询问是否会有遇到山洪的风险。

博主安利的溯溪路线。

然而,这样的提示或许对于那些渴望寻求野外冒险的人来说意义不大。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翻看评论区发现,不少这样的帖子下,都是一连串的“求带”。发布者是否有旅游经营资质,暂不得而知,这些“求带”的游客里,是否具备一定的户外经验,也是未知数。在一条溯溪地推荐的评论区里,还有人求助,询问里面的联系方式,并表示有人失联。后续又回复“找到了,报警了已经。”

有人在评论区求助。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整理中,看到一张站在瀑布之上的照片。标题是“绍兴小众旅行”,帖子上写着,“这是一个完全野生的瀑布,瀑布从山洞里流出,山洞是通的,瀑布在山洞里层层叠叠。沿着山洞逆流而上,仿佛来到了真正的世外桃源。”但评论区里除了各种赞美,并无其他。

小红书博主的笔记。

这个暑期,杭州临安浙西天池、太子尖等地也是人气爆红,不少人去露营看星星看月亮拍晚霞拍日出。人一多,意外也就跟着来了。7月30日,临安太子尖,一名摄友被困断崖,4小时后才被救援人员带至安全地点。而他最开始的目的,只是想拍摄一组美丽的星轨。8月12日,临安警方还发出紧急提醒,劝大家不要盲目进山拍景,当地多部门也加大了巡逻力量。

迷人的风景和文字背后,可能是一不小心就会面临的无法回头的万丈深渊。人类从山林中走出,用钢筋水泥打造出了城市,现在又试图片刻逃离城市,回归自然。但请大家不要忘记那些隐藏在凉爽夏风里的危险,更不要忘记生命之于大自然的脆弱和无力。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受疫情影响 安徽多家A级景区即日起暂停开放

受疫情影响 安徽多家A级景区即日起暂停开放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人民网合肥3月15日电(汪瑞华)当前,国内本土聚集性疫情频发,疫情形势严峻复杂,为了减少人员聚集场所,阻断病毒传播链条,安徽省已有包括采石矶在内的多家景区暂停对外开放。

其中,九华山风景区所有宗教活动场所自3月15日起暂停对外开放;马鞍山市采石矶核心景区室内场馆、经营网点即日起暂停开放,开放时间另行通知;宁国市青龙湾景区即日起暂停开放,水上客运业务暂时停航,景区恢复开放及开航时间另行通知。

临时闭园的景区还有芜湖大浦景区、马仁奇峰景区,均自今日起暂停对外开放,已经预订景区门票的游客,可通过预定平台进行改期、退款。

此外,宣城市旌德县县内8家A级景区也于今日开始暂停营业,具体包括江村、朱旺、旌德文庙、旌歙古道、宣砚文化园等。

Copyright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自驾游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