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均金:吉祥、九元两公司不能内斗

2020-11-21 09:24:21

46岁的王俊进最近刚刚完成了两件大事,一是开一家银行,二是瑞航上市,自上市以来已有11笔交易限额。

6月5日下午,在上海均瑶国际广场32楼的办公室,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金接受了记者的专访。对于吉祥航空的股价,他轻描淡写地说,不关心。

他说,接下来要多休息,少喝酒,计划明年的工作时间比去年减少三分之一。下半年就要空出整段的度假时间来,西藏,也许是第一站。

王均金已经接棒执掌均瑶集团整十年。根据王均金的规划和定位,均瑶集团的发展和上海紧密相关,言语间,也流露出其对政商关系的理解。

谈及航空,王均金说吉祥航空将以上海为己任,以上海浦东国际枢纽港利益最大化为原则展开合作;谈及银行,他说上海市委市政府这么信任我们,信任要有回馈,要把事情做好;谈及i-Shanghai城市无线网络项目,他分析称,政府希望把城市的无线网络做得更稳定有效,辐射面更广,同时又省钱,均瑶恰是捕捉到了政府的需求和老百姓的需求,于是掏钱接手这个项目;在谈到上海建设科创中心,他说均瑶要成立创业孵化器,也是帮着政府在试、在探索。

专访中,王均金还回应了华瑞银行筹建过程中与复星集团“分手”的前因后果。由于蚂蚁金服发起的浙江网商银行也向复星集团抛出了二股东的橄榄枝,复星集团最终选择了马云的互联网概念。王均金坦言,如果自己是复星,也会做出更符合公司战略发展定位的选择。

论航空

作为均瑶集团的主营业务,目前航空板块下有两个品牌:吉祥航空和新成立的九元航空。吉祥航空以上海为基地,目标定位中高端公务、商务和商务休闲航空市场,2006年9月实现首航,当年就宣布盈利。

九元航空则是吉祥航空以78.9%的比例控股设立的廉价航空公司,以广州为基地,2014年2月获批筹建,12月首航。根据王均金的说法,未来九元航空的规模有可能超过吉祥航空。

记者:吉祥航空上市融资之后,有什么目标?

王均金:说白了,比大没价值,因为比大的话我们要全国经营。吉祥目前没有考虑出上海,我们是以上海为己任。未来再看看,可能大的地方,再去个把地方。

记者:吉祥航空的未来发展重点是什么?

王均金:上海参与一带一路,浦东国际枢纽港建设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吉祥航空在浦东已经有几十架飞机,从未来的角度,要参与浦东国际枢纽港的建设,以枢纽港利益最大化为原则,以网络为原则,以带来便利为原则,形成更多的合作关系。现在除了天合联盟比较完善,其他的网络都没有。吉祥和东航有代码共享,但是其他一些枢纽需求,我们也将会提供便利。总的来说,作为上海的企业,吉祥航空更要服务于上海的交通网络建设,这是吉祥的使命。

记者:提到一带一路,你们航线会向一带一路的国家倾斜吗?

王均金:一带一路会有一些延展。今年,我们在西北地区开通了几条线路,这些线路都与一带一路计划有关,今后还将在东南亚开通航线。

记者:吉祥航空2006年首航,当年就实现了盈利。九元航空去年12月刚刚首飞,对它的盈利有什么目标?

王均金:总体来说,我们的目标是要尽快实现盈利。今年才是九元的第一年,如果今年能够实现盈利,这是最理想。但是九元第一年的飞机(采购)规划和吉祥不一样。九元的50架飞机已经买好,它相应的配套,包括储备的人员现在就要开始背(成本),成本压力比吉祥当年大,所以今年有一点赚钱的压力。

记者:九元航空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王均金:九元航空是在珠三角,以广州为码头。未来九元也不局限于珠三角,其他地方也能去发展。九元航空争取明年能够飞国际,如果可以的话,东南亚辐射面比较广,夜航也可以用上去,提高效率。国外有美国西南航空、英国易捷航空、欧洲瑞安航空、亚航……中国这么大,这么多人,一家低成本航空肯定不够。刚起来就50架飞机先买了。未来不止50架飞机,空间很大。

记者:在你的规划里,是不是九元航空的规模会比吉祥航空还大?

王均金:这个不排除。吉祥和九元,第一个战略比较清晰,不迷糊;第二,错位,吉祥做吉祥的事,九元做九元的事;第三,自己不打架,不能在上海自己打自己。吉祥在上海做好自己的使命,促进上海国际枢纽港的建设,服务迪士尼。九元要促进中国的旅游发展,促进中国和东南亚的交通网络建设。

谈银行

在全国首批5家民营银行中,上海华瑞银行和蚂蚁金服发起设立的浙江网商银行同属于“第二波”,于2014年9月29日获批筹建。其中的一个变数就在于,原为华瑞银行发起人的复星集团,最后成了浙江网商银行的二股东。

华瑞银行注册于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30亿元,均瑶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30%,美邦服饰持股15%。今年1月27日,华瑞银行获准开业,2月16日开始试营业,5月23日正式开业。服务小微大众、服务科技创新、服务自贸改革,是为华瑞银行的三大战略。

记者:均瑶集团想要筹建一家银行,这事酝酿了多久?

王均金:酝酿了三年时间。三年前开始规划、设想,两年前开始行动。如果说没想那么早,今天也就没有华瑞银行了。当时我们对未来趋势做了些预判,和有关部门领导也都有做沟通、汇报。

记者:就外界关于华瑞银行筹建中有波折的说法,你有什么回应?

王均金:华瑞银行哪有波折?华瑞银行已经很顺,从头到尾,方方面面都是挺支持我们的。因为我们功课、方案做得最早,上报材料也最早。

之前我们也找了一些朋友,包括复星在内。然后复星和那边(浙江网商银行)也在谈,所以复星那边还没谈好,我们这边就等一等。最后的情况,因为互联网的概念总比我们更强,那边(浙江网商银行)给的比例也不小。

银行的股东选择过程中都有沟通、通气,大家都是朋友,有商量的。

记者:华瑞银行的近期目标是什么?

王均金:我们自己的目标是有的,但是对外要低调(笑)。

首先,华瑞银行,在这种金融环境变化中,要有差异化的能力,要有先生存的能力。

第二,从长期看来,今天金融环境变革,使很多小银行能够和大银行在同一起跑线。因为游戏规则变了,对大家来说都是新的。这个不是坏事,我认为这是机遇与危机并存,看华瑞银行怎么抓住机会。华瑞银行作为第一批民营银行试点,是要作为金融改革的试点。上海市委市政府这么信任我们,信任要有回馈,要把事情做好。华瑞银行的使命和均瑶集团是一样的,一是要创造社会价值,二是要做百年企业。

记者:华瑞银行在整个均瑶集团的定位是什么?

王均金:华瑞是均瑶集团金融领域的一块钻石。可能以后还会有珠宝。珠宝有没有不着急,先有钻石再说。

记者:除了银行,均瑶集团还有什么其他的金融布局计划?

王均金:我们现在有融资租赁公司,去年在自贸区注册成立的。最近班子到位,开始要做业务,有保理业务,也可以发债。不单是飞机,其他的租赁业务也可以做。目前就是银行和融资租赁,其他的慢慢来,顺其自然。

谈盘子

除了航空和金融,均瑶集团旗下食品和文化板块目前成长性较好。食品板块,“味动力”成为主要品牌,估计未来3年,每年有50%到100%的增长。文化产业则将和上海迪士尼形成合作。另外,在互联网领域,均瑶已接手i-Shanghai无线网络项目,并在探索商业模式。

在王均金看来,均瑶集团最核心的能力就是不断创新和转型的能力,看到未来的趋势,同时把和均瑶百年老店不相称的部分剔除。

记者:现在均瑶集团旗下有好几个板块,那均瑶集团本身的定位是什么?

王均金:集团定位是百年企业的母体,下面的板块在百年过程中会有增有减。有些会不断做大,有些和百年老店不相称的,会剔出来。现代服务业还是我们的核心,也会关注未来时代的变化,包括科技进步的一些新东西。我们下面有一个小基金,专门盯着这些新东西,做研究和探索。其实“互联网+”我们去年早就在布局了。

均瑶集团要服务于万众创新,大众创业,服务于上海整体的能力。我们也在规划一个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孵化园,在张江这一带。我们也在帮着政府在试,在探索。

记者:上面提到的这个基金,是会先做一些小的投资?

王均金:也有小投入,也有研究。我们认为,对未来的研究比现在更重要。我现在就要看到十年后的事情,不能到了那个时候,才觉得这个事情蛮好,那个事情蛮好。

你看我们接手无线城市项目i-Shanghai的运营,和上海市政府合作,是前年就开始准备了,一直在沟通,在做测试,是均瑶下面的一个科技子公司在做。我们要做出来的东西,一定要比以前好很多。现在我们接手后的i-Shanghai,一个是覆盖面大很多,更重要的是,老百姓24小时免费,原来一天只有两小时免费,而且现在登陆速度很快,一次登陆就不用输密码了,还可以下载APP。免费的谁买单呢?我们买单。老百姓受益了,对于政府来说,它希望把网络做得稳定有效,辐射面更广,又省钱,那现在就是我们在掏钱,也是为社会在创造价值,不管我有没有赚钱,至少这个钱花了不是打了水漂,让老百姓受益也好。这个市场化运作能不能成功,花出去的钱以后能不能有商业模式,这是我们在探索的。

记者:现在很多企业做免费wifi,是想获取流量入口,然后介入一些商业服务,你们怎么看?

王均金:这个没那么快。总体来说,我们要找到方法,要持续运营。全球范围来讲,也没有wifi运营商做得特别成功的,但我相信我们会成功。

记者:现在均瑶集团旗下几大传统业务板块怎么样?

王均金:现在传统行业已经很少,基本上都是服务业。我们现在是以服务业理念做所有的业务。

食品这块,我们现在都是让别人代加工,不叫乳业了。“味动力”,要成为我们食品的主要品牌,围绕健康食品去做。味动力现在有6个工厂在加工。所有渠道经销商都是先收款,后发货,一点不差钱。如果拿不到货还要提前打款。这块业务成长不错,味动力的广告费用可以当年消化,还有接近10%的净利润。估计未来3年,每年有50%到100%的增长。

文化这块,我们在做迪士尼的产品开发,包括纪念邮票,均瑶旗下的文化公司已经拿到独家授权。我们之前也做过世博、奥运的文化产品,而迪士尼的好处是时间长。

均瑶集团现在没有有包袱的企业,全是母鸡,没有公鸡。我们有几个宾馆,基本都是在和全季酒店(华住集团旗下)合作,都交给他们,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酒店也是合作,让他们来控股和接管。我们现在把精力集中在航空、金融、文化和食品上,“互联网+”也试着加一加,还有做零售的大东方(无锡商业大厦大东方股份有限公司)是我们控股。

我们做百年企业,每年都要夯实一步。基本上路径比较清晰,每个业务都要有贡献。

记者:除了酒店和宾馆,均瑶集团还剥离了什么业务?

王均金:小业务,代理的剥掉了。还有零散的,小的投资的业务,没潜力的,该调整调整,因为毕竟精力有限。

论创新与人才

记者:均瑶集团创新和转型过程中,有没有踏错的一步?

王均金:从这10年看,踏错的,有吗?好像基本没有。我们比较理性,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要什么。我们现在运用五个思维:战略思维,是长远的方向;创新思维,不仅要不断与时俱进,还要与时领先;系统思维,对系统一目了然,考虑问题从小系统到大系统,这样不容易误判;辩证思维,做了、总结、再做,其中不断优化,不断变化;互联网思维,不单是“互联网+”,市场、资源、渠道、客户都没有区域的概念,还要设计平台,能够让整个运作都是信息化的。这些东西是我们思维方式的工具。

我们有这么多创新,上海就很高兴。这样的企业就是好的基因,好的细胞,能够不断造血、成长。好细胞越多,人越强壮,经济也是一样。我们就要为社会创造价值,不是放在嘴上,是落到地上。所有业务,没有社会价值的,我们不会去做。我们均瑶的价值观,就做两件事:一个给社会创造价值,一个成就现代化服务业百年企业。

记者:企业越做越大,你会不会觉得精力不够?

王均金:其实很简单,就是团队专业化,所有板块都要专业化。另外,我作为董事长,就是点拨点拨,听听,有问题提意见,把人用好,把方向定好,搭队伍、建机制,包括激励机制,叫员工有奔头,高管有想头,那事情就可以成了。我们提倡高管能力,德才兼备是必须的,以德为先是第一的,还有就是他的洞察能力。你在黑洞门口能预判里面的东西,而不是跑进去了才知道。洞察力需要知识、阅历,超远期的眼光,这是我们的组合拳。

记者:德才兼备、有洞察力的人才并不好找,你们是挖来还是自己培养梯队?

王均金:如果是挖来,还要自己过滤。整个目标是这样,方法是这样,大家干的过程中,相互讨论,要共同成长,互相学习。引进的人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非专业的东西。

记者:当时你是怎么把凌涛从央行挖来华瑞银行当董事长的?

王均金:也不叫挖过来。缘分也很重要,挖来挖去没意思,总的来说是多赢的。对他本人来说,延长平时积累知识的运用。对原单位,本来要提供养老,现在也不用了。对社会来说,输送了行业人才。一举好多得,就是看怎么来,要合法、合理,然后得到方方面面的许可、支持,又能发挥以前的专业知识。人才为什么一定要局限在什么地方?在哪里发挥作用都是社会的财富。

谈论工作和生活

记者:现在你的工作时间都怎么安排?

王均金:工作时间很简单,白天该上班上班,该布置的布置,该决定的决定,精力有限就要高效。晚上原则上不加班,聚会有选择地去,喝酒要控制。周末尽量都空出来,该打球打球(高尔夫)。

时间上还要再规划,一年要留出几块整块的度假时间,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工作是干不完的。我计划投入工作的时间,再有效一点,再短一点,明年上班时间要比去年减少三分之一。去年就是正常的节假日休息了。剩下的工作时间效率要优化,自己还要调整管理方法。

记者:下半年你计划去哪儿度假?

王均金:今年想去趟西藏,挑战下身体。西藏、云南都转转,国外也看看。要劳逸结合。精力充沛,才能更好地工作。

记者:平时出差出行你都坐什么飞机?

王均金:除非吉祥自己没有的航线才坐别人的,尽量还是坐自己的,去感受感受客人结构、客舱卫生,还有哪些细节有问题。你不体验就不能发现问题。(是暗访吗?)是明访。现在我去了,不会做事前安排,没必要天天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