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兼地”导游——境旅游中的大骗局

2020-10-17 14:13:07

据“海外华文报”报道,数以亿计的中国游客以惊人的速度占领着世界各地的度假胜地,这对许多以旅游为生的华侨无疑是一大福音。然而,在许多华裔美国导游的眼中,中国游客的诱人蛋糕正被从他们的视线中移开,一位名为“世界各地”的同事正一步步地把他们推向边缘。

所谓的“始终”必须首先是领导,因为只有领导才有资格带团出国,他应该有国家颁发的领导证书。然而,默认的出站旅行是必须有一个领导和一个导游负责不同的任务。

同时,在领有证书的审查中,国家教材的初衷是将客人带出国门,帮助客人在夜间停留,并与目的地国家的导游合作完成旅行。这本书没有提到领导者在目的地国是如何胜任导游的,也没有提到对目的地国法律法规的研究(出入境除外)。

所以导游谁通过了考试领队卡,实际上,他的国家认证能力只是把客人带出国门,帮助客人过夜。当地导游被迫到国外去做当地导游的工作,带领客人参观风景名胜区,处理旅途中发生的事情,相当于“无证就业”。99%的“同地办公”通过去那个国家几次就可以用英语生活一点。当他们从导游那里学到一些皮毛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了各种各样的恶作剧,他们没有在国外生活的经验。

五年来,这些华裔美国导游一直抵制中国旅行团的“就地”行为,但收效甚微。然而,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生存形势,他们仍然准备做最后的战斗。

身临“绝境”

11 月 19 日晚,夜幕逐渐笼罩洛杉矶。 晚饭后,导游 Amber 仍在接待游客,不是游客,而是他的同伴。

今天是中美导游联合会成立的日子。从现场情况来看,仪式筹备得有点仓促,因为地址是临时出租场地,地点比较偏颇,所以洛杉矶各地的导游都很难找到。

然而,与略显简陋的建国仪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可以容纳近百人的会场座无虚席,许多迟来的导游只能站着出席会议。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抵制一切,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我们就不能再漠不关心了。”琥珀已经在洛杉矶当了七八年的导游,现在他又有了另一个身份,就是美国-中国导游联合会的秘书长。

多年来,琥珀从来没有像导游一样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这里一半的人现在都蹲在家里,没有工作可做。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将不得不考虑换工作。”安博指着会议室里的人说。

据业内人士介绍,由于相关旅游法律的缺陷,美国导游工作不需要中国“导游证书”等专业资格证书。此前,一些大陆游客雇佣了持有美国绿卡或美国公民身份的人,或那些在美国留学的人为“全时”,这节省了很多钱,成为了价格竞争中的一项优势。

今天,这位“全时”导游不再局限于有美国身份的人.中国部分导游持赴美旅游签证,以领队的名义带团赴美,直接兼任导游工作。

美国-中国导游联合会主席黄诚说,大约1/3的中国旅行团现在使用“就地”导游,这一行为正在扰乱美国旅游市场。

黄诚解释说,这些“就地”导游在中国经常吸引低到零的游客,但游客来美国后需要参加大量自负盈亏的项目,导游征费远远高于当地价格,屠宰游客的现象大量存在,不能保证旅游质量。

黄诚说,使中国导游更不能接受的是,“全天候”导游在美国收取佣金,通过出售自己的物品赚取大量收入,但他们不交税,这对依法纳税的中国导游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持续斗争

在美国-中国导游协会成立典礼之前,一场筹款运动开始了.安博说,这笔钱将用于保护中国导游的权利。

据报道,“美中导游联合会”得到了近千名来自美国东部和西部导游的支持,并计划在不久的将来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希望引起有关政府机构对“一地合一”现象的关注。

事实上,面对“就地”导游的竞争压力,华裔美国导游一直在抵制。早在五年前,美国中国导游和“就地”导游之间的对峙就引发了。

2010年4月,由中国旅行社组织的美中旅游协会向美国联邦商务部(Federal Department Of Commerce Of The United States)提出申诉,称由于“全到位”的出现,一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旅游团降低了一些赴美旅游团的成本,有时甚至比参观团的成本还要低。此外,还出现了一些“预算赤字团体”,以吸引中国游客加入这个团体,并通过高价自筹项目获利。它严重扰乱了美国旅游市场。

美国-中国旅游协会主任徐成武当时说,美国导游因为“无时无刻”的出现而失去了很多工作。在某些情况下,中国领导人与美国导游发生身体冲突,甚至因“一体行动”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而引发诉讼。

同年11月,南加州的当地导游和中国旅游团从纠纷转变为冲突,洛杉矶国际机场爆发了一场“旅游大战”。洛杉矶的一位当地导游在洛杉矶国际机场拦住了一名“全现场”导游,问她“她是否有资格在美国当导游”,然后悄悄地把他的价目表和手机号码分发给她的游客,说:“我不想让你多收钱。”这两位导游就这件事发生了争执。

在此之前,加州本地导游和中国导游在好莱坞、环球影城和科罗拉多州的一家酒店也发生了“热战”。

2014年,中国销售公司组织了一支7000人的团队在加州会面,在美国和中国引起了轰动。但当时,美国-中国旅游协会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声称该组织在使用中国领导人和中国导游方面违反了加州的法律。

然而,加州旅游局表示,在美国没有与加州相关的旅游法律,因此不能受到惩罚。在美国的中国导游看来,正是由于缺乏法律,使得他们的抗议活动没有效果。

到目前为止,除夏威夷和纽约市外,美国其他地区,包括加利福尼亚州,都没有对旅游业的法律保护,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存在旅游纠纷的原因,但律师和警察很难介入。

黄说,即将举行的抗议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宣传未获加州政府通过的AB 836,以保护当地旅游经营者的利益。

该法案将规定美国导游资格制度。

Amber说,他们最终希望加州和夏威夷一样,允许当地的导游参加旅行团,这样他们就可以结束“一条龙”旅行团的存在。

模式对抗

事实上,美国中国导游并不是唯一一个感受到“就地”导游威胁的人。

2014年6月,英国华人导游协会在邦德街丽晶街举行了一次示威,对“就地”导游表示愤慨。这不是英国中国导游第一次公开谈论中国导游来英国分享食物的行为。

据当地媒体报道,自2014年4月中旬以来,英国中国导游协会自发前往旅游景点“强制执行”这项权利。另有8至10名导游前往白金汉宫、大英博物馆和威斯敏斯特寺大教堂等中国游客经常参观的名胜古迹大门,以阻止中国导游非法解释。同时,他们向中国游客介绍了英国的法律规定,使游客们能够理解,对领队和导游来说,这是非法的。

业内专家认为,中国导游与所谓“全时”导游之间的纠纷,以及背后群体社会的形成,也反映了旅游业整体环境的变化。

长期以来,在接待中国出境旅行团的过程中,团体俱乐部(即在客源与游客签订合同,并将他们组织在一起组成团队)从客户那里获得最详细的需求,完善需求并将其送到当地的接待机构(负责旅游目的地接待和服务的旅行社)。然后根据客人的需要,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组合资源,报价给团体俱乐部,通常是一个整体的套餐价格,这也是当地接待机构的利润空间。

然而,随着行业的发展,这种商业模式似乎已经不能完全满足市场的需求。

传统上,团体社会在其业务上对当地社区有一定的依赖,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各种信息(包括价格信息)越来越透明,当地社区的“信息优势”不再存在。目前,一些团体即使不需要俱乐部提供任何服务,也可以妥善安排旅游团。旅游业的一些人直截了当地说。

门槛的降低意味着竞争的激烈和导游利益的争夺,最终会导致游客的流失。

根据纽约领有执照的导游,在纽约导游考试中有150个全英语问题,合格需要97个正确答案。考试涵盖了许多方面,如纽约的历史,文化,艺术和纽约名人。

根据纽约政府的数据,纽约领有执照的导游人数为3125人,而中国领有执照的导游人数不到40人。在纽约是这样的,那里根本不需要证书,导游水平参差不齐。

因此,安博说,协会的目的不仅仅是抗议,他们还想建立一个平台,为中国导游提供培训。除了通过法律保护他们的权利和提高他们自己的素质之外,他们也是竞争的最后武器。

因此,在我们的旅游过程中,如果我们只发现一个全职负责的整个过程,那就是对游客不负责任,是对游客不了解的行业情况。总之,为了全面保护您的权益,您可以在向团体报到时询问该团体俱乐部是否适合当地接待。如果你已经在团中,而出境旅游只有一名领队,你可以抱怨领队的服务质量,同时要求旅行社增加外国导游的人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