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理低价游屡禁不止 市场多是陷阱和诱饵

2019-11-07 14:51:17

3月29日,国家旅游局报告了春季全面调控旅游市场秩序的进展情况。其中,有40个涉嫌“不合理的低成本旅行”网站被关闭。

昨日(4月5日),南都记者在多家旅游网站上看到,目前平台推出的低成本旅游产品大幅减少,一些低成本旅游产品已经显示离线。然而,南都记者发现,一些以“特价尾订单”为名的低价产品仍在销售,如799元云南双飞六天游、999元双飞泰国8天游等。

低“特价尾”产品仍可供销售。

10月26日,国家旅游局采访了一些在线旅游企业。在这方面,新新旅游网络已表明,已实施了400个疑似"不合理的低价之旅"产品。

4月5日,南都记者访问了多家旅游网站,了解到该平台目前推出的低价旅游产品大幅减少,一些低价产品已被显示离线。不仅如此,相应的促销活动也有所减少。

一位著名的国内在线旅行社(OTA)平台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过去,当主要平台打“价格战”时,1000元的团团旅行有很大折扣。但目前没有产品可供九百九十九元泰国第七次巡演,也有一些低速游戏方法无法做到.例如,全款2999元减价2000元,购买两款旅游产品送苹果手机,如全价减价、全额及等额优惠券等都很少推出。

南都记者随机询问了三个著名旅游网站,都没有找到泰国7天的旅游产品,价格从1000元到2000元不等。然而,一些以“特别终端订单”名义的低成本产品仍在其他在线渠道销售,其中大部分出现在所谓的旅游特别微信官方账户上。比如,4月2日,一些旅行社开通了温州直飞泰国曼谷的航班,留下999元5至6天的往返机票,包括税、当地五星级和机票等;4月1日,部分旅行社推出999元人民币的宁波泰国双飞七夜八天游。

在这方面,一些业内人士透露,这些尾部商品销售处理旅游产品,很可能是一种营销手段。由于所谓的尾订单,通常在三天内突然遇到游客未预定和空置的场所,这些场所往往以较低的价格消化在旅行社作为一种福利,实际的市场销售并不多。

我忍不住要阻止它。

尽管加强了对“不合理的低成本旅游”的监管,但值得拭目以待的是,是否可以消除多年来旅游市场上持续存在的疾病。南都记者了解到,低成本旅游通常以较低的价格吸引游客,在旅游过程中还会添加其他名称,如增加自筹项目或购物点。同样的情况也很常见,当消费者因此而遭受损失时,他们往往面临着保护自己权利的两难境地。

来自北京的薛女士提起诉讼近半年,原因是她去了六个欧洲国家,令人不快。去年5月18日,现年60多岁的薛女士与中国旅行社签订了团队出境旅游合同。根据合同,薛女士和她的妹妹参加了欧洲六国之行。该合同还就旅游服务达成了协议,包括酒店的星级、特定的旅游景点、购物等。

但是在去欧洲旅行的时候,两个在退休后第一次出国的姐妹不仅没有看到埃菲尔铁塔和卢浮宫,还有两个最初的景点,而且还受到Shaw先生的不友好的待遇,比如安排住在下水道、没有热水器的房间等等。所有这些都是由两个老人拒绝根据原始旅游费用支付5或6,000个免费旅行费用的。雪女士告诉Nandu说,旅行社首先让消费者以低廉的价格对该集团进行注册,然后以自己的费用添加资金来旅行,让游客以一种软硬结合的方式消费。

南都记者从薛女士的律师杨汉生那里了解到,调解无效后,薛女士于去年十二月将旅行社和导游带到法庭,案件将在四月十一日进行两次审理。

在山西省太原工作了十年的导游李告诉南都,他从来不建议亲戚报名参加低价团体。因为这是旅行社设下的圈套和诱饵,游客当然不会利用,在人身安全和服务质素方面亦会面临风险。

据他介绍,为了加强游客的来源地,一些旅行社在线旅游平台的报价可能较低。

OTA平台的员工告诉南都,由于平台用户忠诚度低,很少有用户因为平台用户忠诚度低而被完全认定为旅游平台,而且通常去的地方更便宜。因此,平台和企业通常采用自己的盈利方式推出低价商品,以吸引和留住用户。

行业逻辑:低价集团依赖回扣

旅游企业想方设法吸引游客,反映了市场竞争的激烈。根据国家旅游局2017年3月发布的一份公报,2016年第四季度,旅行社总数为28097家。

同时,网上旅游网站以巨大的补贴占据市场,也增加了行业的竞争。根据《公共报告》,携程首席执行官梁建章在2014年底宣布了"价格战10亿美元",重点是补贴出境游和自由行的游客,最高价格为每人10,000元。

因此,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一些旅行社往往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吸引旅游团,以“零团费”甚至“负团费”的方式吸引顾客。

那旅行社又回到什么地方了?“旅行社行业有三种类型的公司:批发商、当地社区和集团,”华南通讯员的调查发现。旅行社在业界被称为“团体俱乐部”,其核心价值是拥有客户资源,而负责旅游目的地的旅行社被称为“地槽”。批发商负责设计航线,订购航班和酒店,关键是降低价格。

在许多情况下,批发商和当地机构重合,统称为供应商。

来自大连的丁亭自2008年以来一直在一家旅行社工作,他告诉南都,当旅游团将游客从出发地点送到旅游目的地时,当地的接待机构将负责后续行程。然后,导游以团购的形式向当地旅行社询问客人。中间的价差最终落在了当地的接待机构和导游身上,对他们来说,低价组实际上是在赌博组,赌博可以得到回扣。

毕竟,羊毛从绵羊身上出来了。旅游机构返回书籍的常见方式包括增加自筹资金和购物。

同时,当地的旅行社和导游也会采取其他方式返回原样。

在福建泉州工作了七、八年的导游李平(化名)告诉南都,有些人会从游客的食宿消费中获得一些小利润。一张餐桌最初订的是500元,但指南可以把它减到400元,赚100元。此外,旅行社和航空公司、旅游景点也有合作。例如,以较低的价格收取佣金,或与风景名胜区签订合同以提取佣金。

行业语音“用户对旅游业的看法还不成熟。”

虽然低成本旅行是有利可图的,但对于旅行社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小风险。去年9月,国家旅游局对不合理的低价旅游问题发表了意见。这一观点特别说明了"不合理的低价价格",指出各级旅游部门可以依法惩处"不合理的低价之旅"的违法行为。其中,旅行社的处罚包括责令停业整顿、吊销旅行社营业执照、罚款300000元。违法所得超过300000元的,处以违法所得五倍以下的罚款。

据李平介绍,旅游企业一般不喜欢推出类似的产品,如“用石头砸自己的脚”。旅游协会被罚款,因为一些顾客会向旅游局报告旅行社屠杀了顾客。如果事情变大,对旅行社的声誉产生重大影响,就很难生存下去。

丁亭告诉南都,“大多数普通旅行社都不愿意冒被客人投诉的风险,所以她的公司大部分都在选择高端旅游路线。”然而,现实有时令她失望。一般来说,从大连到云南昆明的大理,考虑到浮动机票和酒店,七天的票价是3300元,而顾客更喜欢选择由其他旅行社发起的1288元云南旅游项目。“

“从事这个行业的时间越长,我就越难过。几乎每个人都很便宜。”廷廷说,年轻人也喜欢在网上选择旅游产品,因为折扣很高,但很多人不知道如何要求纸面合同。

另一位在 OTA 平台工作的员工认为,从用户的角度来看,目前市场上的用户还没有完全培养成熟的旅游观念,更多的人没有旅游观念,旅游并不是很追求享受,直接削减低价和团体旅游,相当于关上了一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