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3个亿后 大悦城19.84亿卖掉了长安街W酒店

2020-11-29 08:39:10

12月8日,大跃成宣布将中粮酒店(北京)的全部股份出售给天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现金19.84亿美元。

中粮酒店(北京),其主要资产是北京长安街W酒店,于11月1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持有公司100%的股份,上市价格为9.95亿元。销售价格19.84亿元,其中减价13.6亿元,股东贷款895600元,集团贷款6.23亿元。

自2014年9月开业以来,长安街W酒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截至2015年底,其税后亏损总额为1.48亿元,而2016年末的亏损为9614万元。上海统一物业交易所的信息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酒店营业利润为-5772万元。粗略地说,这家酒店自开业以来损失了至少3亿元。

大别城早期的研究结果也显示了这一点。截至9月31日的2016年年度报告和运营数据。根据证券交易所的数据,2017年,长安街W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为55%和69%,而平均年入住率仅为57%。其中,今年平均租房收入为790元/间,部分经营数据均位于大岳市下榻酒店的底部。

大跃诚早些时候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长安街W酒店的出售是基于国资委对中央企业投资回报的要求,以及该公司根据自身发展战略调整资产结构的决定。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南街的长安街W酒店于2014年9月开业,总建筑面积62800平方米,客房349间。其定位高档酒店,位于中心城市北京东丹、国际贸易和第一使馆区商圈区。

长安街W酒店的优越位置可以说是一个曲折的过程。该酒店的前身是1990年建成的北京凯莱酒店,酒店经理凯莱也是中粮自己的酒店管理品牌。凯莱酒店曾经是北京的标志性建筑,是2008年奥运会的正式接待酒店。然而,由于原来的酒店建筑是按照写字楼设计成一家酒店的,所以大厦本身就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从开业到关闭累计损失1.88亿元。

2014 年,加来酒店重建后,管理层移交给国际知名酒店管理品牌喜达屋,并更名为中国第二大酒店长安街 W酒店。 在开幕式上,中粮集团副总裁周正将北京长安街W 酒店的开业称为“公司发展的又一个新里程碑”。 酒店拥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准确的定位、一流的产品,相信会带来持续稳定的客源。 ” 。

作为现代奢侈时尚生活的全球品牌,W酒店的目标客人是“时尚潮流的创造者”。然而,住在长安街W酒店的第三方平台评价者不难感觉到,虽然酒店试图在设计中加入时尚和年轻元素,但从配色、灯光、移动线甚至功能布局等方面来看,都显示出一些陈腐的力量,使酒店风格陷入了“设计师对时尚的任何误解”(来宾留言)的尴尬境地。

W酒店品牌的具体定位和长安街W酒店国有企业的背景导致了设计初期的矛盾,最终的调整方案更接近商务酒店,而硬件设施和服务团队不完善,造成了大量的投诉,损害了居民的粘性。

尽管大悦诚房地产表示,W酒店的出售是独立的,与中粮和大白城的重组无关,但其他酒店暂时没有出售计划,但就中粮而言,酒店业务的剥离速度似乎正在加快。

就在W饭店上市前5个月,中粮集团旗下的苏州凯莱酒店和南昌凯莱酒店的股份,均以1.7亿元和2.1亿元的发行价100%上市转让。根据中粮公布的数字,这两家Gloria旅馆也遭受了损失。

虽然Gloria酒店集团于1992年在香港成立,拥有中央企业的背景,但在国际知名管理品牌占据市场的冲击下,很难与一线五星级酒店媲美,其敏捷性和性价比并不优于快速连锁酒店,酒店品牌也在逐渐衰落。

由于商业中心更注重住宅开发和商业地产经营,近年来,中房部的“祥云”、“一号”等产品部门,以及商业地产业务,对大别城房地产的大白城品牌有着更高的知名度。相比之下,资产重、经营周期长的酒店业在盈利能力方面却没有表现出多大的优势。

针对长安街 W酒店出售一事,与酒店有关人士表示,“酒店业是城市重要的商业组成部分,但不是核心业务。” 未来更多“聚焦核心主业”,计划“聚焦下一步发展酒店自主品牌”,择机在商业综合体经营。

销售大跃市W大酒店是一个全方位强化自己品牌的尝试。不久前,在十周年品牌推广大会上,步履维艰、步履蹒跚的大成也转向社区商业,开辟了第二条品牌线,并宣布10年内将开通100个品牌。

自去年以来,大跃成已转向该综合体的轻资产,并于今年9月与GIC成立了一只并购基金,中国人寿试图迅速扩张。一贯“偏颇”的中央企业正试图更轻松地进入快速周转渠道,这使得人们更容易理解摆脱“负担”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