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机场“三国杀”:国航入局,南航要怕吗?

2020-10-17 08:26:28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大兴机场转机计划有所改变。民航局近日发布了新文件:东航“京沪线”得以停留在首都机场,但同时东航在大兴机场所占比例为30%,并调整了转机奖励;此外,中国航空工业公司(中国航空公司)将部分航班转机至大兴机场,并利用中国东方调整后的时间资源进行分配。

作为北京新的门户机场,中国民航此前已指定东航和中航航空企业迁往大兴运营,其他内地航空企业不允许在北京和大兴两家运营。本文件的问题也是对其以往政策的重大改变。

据“航空圈”报道,这一变化涉及国务院领导的指示精神,这使得民航局更有可能被动地接受。

在民航局新政策的背后,大兴建成后各航空公司利益博弈依然激烈,东航在新一轮竞争中成为大赢家-东航得以保留其在北京的高利润率航线。中国国航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无论大兴的实际运作效果如何,国航都可以先派子公司探索,再考虑是否加大对大兴的投资力度。

作为一项重点工程,大兴机场的运营已得到了明确的规划。

根据民航局的规划,大兴机场到2021年应基本达到每年4500万人次的目标,到2025年应基本达到每年7200万人次的目标。同时,首都机场需要通过“质量改进和效率提高”改造计划,在2025年达到8200万人次的目标。

为了确保能满足吞吐量要求,民航局以前曾为已转往大兴机场的航空公司提供奖励和调整时间路线政策。

将所有东航和南航迁至大兴不仅是制定政策时考虑的子联盟的运作(中国东航也是政策制定时的天河联盟),也是民用航空管理局为“符合标准”采取的重要措施。作为一家大型航空公司,东航和南航计划分别在大兴机场承担40%的客运。

然而,由于雄安新区和大兴机场的建设,可能会带来转机、改道。每个家庭也一直在努力实现“两个”操作。因此,在国航部和东航部取得了两项经营资格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下一步发展更受到关注。

由于海航还将首都航空公司迁往大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目前是四大陆航空公司中唯一没有两家运营计划的航空公司。

事实上,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一直更积极地向大兴机场转移,而不是计划中的东航更新换代。尽管中国南方航空(China Southern Airlines)目前已退出该联盟,但它仍未能阻止中国南方航空(China Southern Airlines)利用大兴的优势,与其合作伙伴实现北京洲际枢纽的梦想。

中国南方航空北京分公司目前有32架客机,包括5架A 380客机。但受首都机场时间和航线问题的限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一直很难开通一条从北京起飞的广受欢迎的洲际航线,相当平坦。

大兴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儿子。

大兴除了是北京的一个新的门户机场外,还可能成为一个高质量的过境机场。在拓展新航线的基础上,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可以将其东北和西北航线网络与大兴市连接起来,并与其自己和合作伙伴的洲际航线相结合,以改变所有旅客都只能前往广州而不分南北的尴尬局面。

在此之前,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制定了大兴机场10年航线网络发展规划,并计划建立雄安航空公司,分阶段实施粤京双枢纽战略。在这一战略下,大兴不仅要承担北京客流的义务,还要帮助中国南方航空拓展国内乃至国际客流的发展目标。

2018年,民航局取消了对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的远程重合率限制,同时打破了“一欧美航线”的限制,这使得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发展大兴枢纽方面更加强大。虽然现在由于空中交通权的限制,中国南方航空的一些航线不能自行申请开通,但在合作伙伴的帮助下,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大兴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因此,首尔仁川和东京成田很可能成为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未来的参考目标。如果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能够合理地分配航线、时刻和其他资源,将来就可以从北美、欧洲和其他地方起飞,在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及其合作伙伴的航线网络的帮助下,可以方便地飞往中国各地和东南亚、印度、澳大利亚等地。

南航已申请多条从大兴机场出发的洲际航线,等待大兴机场投入使用。

这一次,东航做出了如此大的让步,以维持首都机场的“摇钱树”-“京沪快线”,而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首都机场也有北京-广州、北京-深圳等重要的商业航线。为何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没有明显的行动?

网易认为,虽然北京-深圳-北京-广州航线对中国南方航空公司非常重要,但保持甚至增加其在大兴机场的份额是中国南方航空公司的第一要务。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在东方航空公司不断移动的时候有些沉默。

换句话说,如果在首都机场有精品店的航线,同时保留其在大兴机场的份额,中国南航一定做了一些事情,但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另一方面,与北京、上海相比,由于北京、北京、深圳的距离较长,受机场搬迁影响较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客流损失。因此,南航现阶段的重点仍然是将更多的资源集中在北京路网的加密和产能上。

当然,国航和东航的“新变化”当然也会对作为北京房东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施加压力,如果一些受欢迎的洲际航线来到大兴机场,或在一定程度上打乱了中国南方航空的枢纽转运计划;但与此同时,东航转让部分股份后,南航也更有能力坐上“大兴第一航空公司”的位置,这也使中国南方航空在大兴机场拥有更大的竞争优势。

从作者的观点来看,南航不需要太担心中国航空。对于南航来说,虽然东航的改道和中国航空的到来是压力,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个机遇。

是苦的还是甜的,随着大兴机场的应用,它就会为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