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新政对航线实际票价影响微乎其微

2020-09-14 09:24:43

民用航空行业终于迎来了长期的收费改革。最近,国家发改委和民用航空管理局联合发布了进一步完善民用航空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政策的通知,其主要内容可以通过“三免一调”总结。\r\r\r\r\r\r\n""

三是放开国内航线货运价格,放开部分短途航线价格,放开国内航线基准票价调整审批程序;一是调整国内航线基准票价水平,从原来的0.75元/公里固定基准票价调整到“长度有不同”基准票价。

那麽,这条路线的票价调整究竟是如何调整的呢?对这个行业的影响是什么?在我看来,对于101短途票价自由化,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它是“聊天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原因是价格上涨“无力”。这101条线路,由于彼此毗邻,与高速铁路、公路等陆路运输方式竞争,已经经营惨淡,通常主要依靠折扣促销和陆路交通来争夺乘客,要想提高价格只能说是“无能为力”;第二,这类线路所占比例很低,目前实施市场调整价格132条路线,仅占2400多条线路的6%左右。

让我们来看看国内航线的基准票价是如何调整的。新政策不再实行固定的基准票价,而是根据不同航线的定价公式来确定自己的基准票价,此外,考虑到高原航空公司投资较大,其基准票价高于普通航线。

笔者分析了新政对国内航线基准票价的影响主要有三点。

首先,“长度不同”。根据新政定价公式,短途航线的基准票价水平较高,500公里普通航线的基准票价为1.208元/公里,而长途航线的基准票价相对较低,4000公里普通航线的基准票价仅为0.885元/公里,500公里普通航线的基准票价比4000公里的同类航线高出36%。这主要考虑了短途航线起降费的分配和高油耗,使单位成本高于长途航线,同时也提高了航空公司在中短途市场上的竞争力,以应对高速铁路的竞争。

第二,“涨跌”,新政下的票价不是盲目上涨,500公里普通航线票价比原政策高29%,而4000公里同类航线票价比原政策低6%。起落的临界点在2500公里左右,即小于2500公里的线路票价较高,而大于2500公里的路线的票价较低。据进一步估计,由于国内航线构成的差异,2500公里以内的客运量占总客运量的91%,因此航线的平均票价总体上将上升。

第三,“高低不同”。由于高原航线和高海拔航线对飞机、飞行员和导航技术水平有着特殊的要求,飞行运营成本相对较高。为了鼓励高原地区的发展,这次高原航线的票价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不同距离的高原航线的票价水平总体上是看涨的,其中500公里高原航线的基准票价提高了52%。4000公里长的线路也增长了12%。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新政已经宣布,但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它可能仍然“只是听到楼梯,没有人下来。”“新政”规定:“在定价公式计算值的范围内,各航空公司每季度上调国内航线旅客基准票价不超过10条,每季度每条航线的基准票价不得增加10%以上。”

这意味着一家航空公司每年可以提高两次基准票价,但只有20条航线。仅中国国航一家,2013年就达到了212条国内航线。即使不包括邻近省份的一些国内航线,国航也至少需要8到10年的时间才能对所有航线的价格进行一次调整,增幅仅为10%。

由此可见,新政在短期内对该航线的实际票价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严格的票价管制对航空公司来说,仍然是“紧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