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土再来 他的旅游创业公司半年净赚800万

2020-08-06 08:58:11

“我在创业的路上死了两次。 ” 。

这是宋福华的第三家合资企业,卓瑞科技。今年初,卓瑞科技成功登上了新的第三板。六个月后,这家旅行社公司的利润达到了近800万英镑。

“在这两年里,只要是TOB旅游企业还能活下去。”在过去的十年里,在旅游信息领域默默工作的宋福华,在旅游圈中经历了太多的起伏。在今天的旅游创业圈中,大量的旅游企业在寒冬后纷纷倒闭。你有没有发现最近死去的大多数网络旅游公司都是来C的。

宋福华也是个“收风者”。从浙江大学工控国家重点实验室毕业后,宋福华朝着TOC方向经营了两家企业,但最后却因为资金链的断裂而承受着痛苦。

长期以来,旅游业的产业链很长,各级供应商之间传统的自我分配制度庞大冗余,信息化程度低,记账周期长,毛利低,复杂性高,资源分散。

旅游创业,看起来像黄金数万,事实上,荆棘遍地。

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等概念的兴起,企业服务在旅游业中扎根。在百家争鸣的旅游业B2B领域,两次跌入沙地的宋福华依靠自己的智能旅游云SaaS平台,能否找到一位美丽的绝地来反击?

“Tob的盈利模式是明确的,不需要像TOC那样烧钱。”

为了彻底理解这一点,宋先生被使用了六年。在过去的六年里,命运也一直真诚地与宋福华。

在创业之前,宋福华刚刚从浙江大学毕业,是中国计量学院的一名教师,但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

“选择当教师是最后的选择。”宋福华对大学教师的生活有着自己的愿景,但当他在其中时,他才意识到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我发现自己不适合当一名教师,高校的老师也不容易相处。”

每个企业家的心总是焦躁不安,宋福华也不例外。经过几次思考后,他决定创业。

2007年,校园信息化建设受到了高校的高度重视,互联网在大学生中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他和几位医生看到了这个机会,成立了自己的创业团队,建立了一个“6D校园网络”。他们选择了从虚拟现实技术转向基于Internet的三维地图建模,并建立了一个数字化校园。

宋福华说,他们的逻辑是通过网络3D、街景地图等虚拟现实技术,再现以互联网为载体的校园场景和活动,引导学生根据场景查询信息,在平台上记录行为和分享情感,通过共享学生的地图、行为日记、情绪故事等来增加校园网络知识的交互共享。

通过这种方式,虚拟现实功能被用来实现内容聚合模式,更像是一个在线社区。宋福华虽然在兴趣和实用性上有其独特之处,但并没有找到一个更合理的盈利模式。

当时,企业只针对C面的学生,采用C免费收费的方式,对高校收费。然而,高校的财务状况和企业自身的市场规模限制了公司的发展。随着运营成本的上升,该公司的资本链也已经崩溃。宋福华选择放弃,团队严重萎缩,只是偶尔拿几个项目。

2010 年,在景区 A级评价中,基于互联网的景区展示内容已成为评选的重要指标,但当时景区信息化仍处于业务开发者的单点,尚未形成系统集成。 大部分景区利用文字,图片和少量视频展示景区内容..

宋福华发现,景区在信息化建设中的市场需求越来越高,这些需求可以有效地与原宋、福华团队的积累相契合。宋福华决定杀灭旅游业,通过信息技术帮助景区提高综合管理、服务和运营能力。

事实证明,宋福华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数个5A景区迅速选择了宋福华团队,并找到了合适的造血功能。宋福华队第一次“死而复生”。

(一加一后所得) two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旅游业再次成为风口,旅游电子商务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爆发。”

紧随其后的是消费升级,也让中国人民的愿望空前高涨。在旅游之前、期间和之后,企业家们基于这三个环节的热情,使旅游业成为创业的一个新的葡萄园。

其中之一的宋福华看到了移动终端的前景,希望能在C端得到一些东西。他做了一枚米洛尼特。微型旅游网络是6D校园网的延续。它是一种基于位置和虚拟旅游场景的移动旅游策略,已经发布了多种智能手机系统的移动应用。

被命运取笑的宋福华发现,当时的技术比较成熟,但仍无法弥补操作上的缺陷,他自己的想法似乎有点“顽固不化”,而且招揽顾客的高昂成本也让他感到内疚,又放弃了C面。

对所谓风口的追求连续两次失败,使宋福华本人对该行业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宋福华决定在B端做好现金流稳定的工作,使团队技术在旅游信息化浪潮中首当其冲。

我们一直在想:风景名胜区智能旅游建设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该小组确定,他们建立了一个数据中心,这是“规划设计、系统集成、软件开发、营销、运营和维护”的综合解决方案,这是景区最迫切的需求。

宋福华把智能旅游系统比作一棵大树。在这棵树中,景区的技术信息加上公安、气象、交通等公共数据是树的根,云三维GIS引擎是树的主干,而WIFI布局、4G覆盖、流量监测、场景监控、景区应用导航系统等则是智能旅游的叶子。

宋福华认为,要明智地旅行,你不能只做树枝和树叶,放弃树干和树根。宋福华团队的实践是从景区的总体规划出发,做好“顶层设计、系统集成、项目开发、市场运作”的工作。

从设计到全方位参与的整合需要大量的投资,卓瑞的最初客户都领先于对智能旅游的认识,资金保障主要是浙江省的55个景区,“浙江省145A景区中的11个是由我们制造的。”

随着合作景区的不断扩大,宋福华决定升级到SaaS平台。“SaaS,在旅游业中没有多年的相关经验积累,不是一项好工作,我们的云SaaS平台今年才推出。”

例如,在进行景区项目的过程中,九华山风景区的需求与西溪湿地的需求重叠了70%。在此基础上,总结出各景区的共同需求。之后,除标准化系统外,卓瑞技术还可以为B方客商提供个性化的定制开发、推广、云租赁等服务,并与主要的OTA连接,甚至实现景区之间的转移。

宋福华说,它不仅可以为景区的购买和使用服务,还可以推出管理服务,以满足各种用户的需求。

目前,我国旅游业已进入大众旅游时代。在宋福华看来,景区信息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以景区门票为例,据统计,2015年网上景区门票市场规模为90.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57.2%,景区门票的网上渗透率为6.2%。预计2017年在线景区门票市场渗透率将达到10.5%,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

即使在自由旅行和休闲旅行的时刻,景区仍然是静止的目的地之一。近年来,除了所谓的智能旅游之外,全球旅游业也是近年来旅游业发展的一个新概念。它是指通过区域经济和社会资源,特别是旅游资源、相关产业、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政策和规章、文明素质等,对区域资源进行系统的优化和改进。在一定范围内,以旅游业为主导产业,通过区域经济和社会资源,特别是旅游资源、相关产业、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政策、法规和文明素质。产业一体化与发展、社会合作与共享、旅游促进和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新概念和模式的协调经济和社会发展。

“B端公司没有一家上市公司从事智能旅游,而且已经有很多领域,比如医疗、教育等。”

然而,无论是智能旅游还是全球旅游能否真正达到联动效应,其基础在于打破固有的信息壁垒,不断提高信息化程度,而景区信息创业的机遇也在于此。全国大约有30000个景区,每个城市都有一个旅游局,这样一个B端市场对信息的需求仍然很大。

“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的顶级设计能力。 不仅做智慧旅游实施,对于景区,旅游局也没有多少单位在中国做全方位规划.. “但之前失去麦城的经历让宋福华更加清醒,更注重成本控制,但另一方面,宋福华表示,“我们要在市场上迈出更大的一步”。 ” 。

凭借B端的表现,卓瑞科技在2015年末首次获得了Sabre的融资,然后很快就成功地登上了新的第三板。目前,全国5A、4A景区中已有100多个采用卓瑞技术开发的云SaaS平台。

“今年的净利润预计会达到两千多万,”宋福华很平静地喝了一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