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市场乱象:层层代理价格虚高 游而不学引争议

2019-11-06 13:45:03

现在是夏令营的旺季,旅游市场混乱不堪。日前,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开展清华大学2017年科技创新夏令营推广活动的同时,清华大学理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和材料学院赞助了“2017年优秀中学生科技创新夏令营”,清华大学的一些教授学者担任夏令营教师。优秀的露营者可以直接获得相关系老师到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独立招生推荐等。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将在清华大学(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背景下负责夏令营的宣传工作。业内人士称,假用外国学校注册旅游项目并不少见。

通过在线问卷调查,“北京商报”发现,只有不到一半的有旅行经历的学生对学习过程感到满意。旅游项目质量差的原因是什么?目前,旅行社、教育机构和学校都使监管部门的权力和职责不明确;国外旅游产品需要经过多层代理才能进入中国,导致价格高昂;而旅游具有旅游和学习的内涵,旅游和学习占很大比例,没有标准,这使得中国旅游市场初级阶段的发展十分混乱。

原因1:市场规模大,门槛低。

旅游机构与鱼和龙混在一起。

2017年5月1日,国家旅游局发布的“研究旅游管理规范”开始实施。指出“中小学生研究性旅游”是教育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开展综合实践教育的有效途径。要将中小学生的研究和出行纳入中小学教育计划,完善筹资机制、组织管理和安全责任制。政策的东风吹响了,使旅游市场热火朝天。世纪明德联合创始人王学辉表示,旅游市场已从爆炸前夕直接转变为“爆炸性状态”。

根据ELI的数据,旅游业的渗透率只有5.5%。与比较成熟的国家相比,旅游业的渗透性有很大的提高空间。2016年,中国旅游人数约为325万人次,其中国内游客约260万人次,国际游客约650000人次。2016年中国旅游业的市场规模约为315亿元。其中,国际旅游市场规模约为195亿元,国内旅游市场规模约为120亿元。我们预计,到2020年,中国旅游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元,CAGR在未来四年将达到40%左右。预计到2020年,旅游市场将达到千亿个市场空间。

根据相关资料,目前旅游的运作模式主要有四种:第一,正规教育培训机构开展旅游项目;第二,以学校为载体,中介机构组织与夏令营有关的活动;第三,夏令营是由学校自己组织的夏令营,大部分可以通过学校外事办与外国中学甚至大学直接联系,开展夏令营的组织安排;第四,依靠中外学校的友好关系,以海外旅游活动的形式进行互访。

王女士是一名大三学生(化名),她告诉“北京商报”,2016年夏天,她和8名学生一起去了美国的圣路易斯大学,这是王先生所在的大学系组织的一次考察旅行。在美国逗留期间,他们在非上课时间被私人旅行社带到学校工作。王说,她无法确定旅行社是否是一个正式的组织,但有一件事让她感到害怕。当时,旅行车辆被同行的机械男孩看到,是一辆七座车改装成“小客车”,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汽车安全带与座椅分离,但由于旅行社否认这是改装车,学生不想在国外发生纠纷,此事没有得到调查。

旅行社为什么有这样的安全风险?国际教育专家张亮对《北京商业日报》说,迄今为止,旅游主体不明、市场范围不明确、进入门槛低等一系列现象。他特别解释说,对旅行和旅行机构的范围没有明确的定义。2012年,教育部会同公安部、国家旅游局和外交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海外中小学学生参加夏季(冬季)营地等活动管理的通知,但该通知在市场上没有太大的影响和支配地位。目前,为了执行旅行,而这项工作的主要机构并不明确,相对混乱。这些机构,包括旅行社、留学机构、教育咨询公司或培训和咨询机构,拥有实施或组织旅行活动的工业资源。尚未确定旅游学校的主体,无法确定办学门槛,因为没有市场准入标准。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在谈到具有海外资格的旅行社可以进行“考察”的现状时表示,但对于培训机构设立的旅游项目,他们仍然处于“不抓官员、不调查”的境地。在法律层面上,这些规定并不全面,培训机构与具有出境资格的旅行社之间的合作已成为一种合法行为。

理由 2 : 没有行业标准..

旅行而不学会引起争议

记者在调查问卷中发现,一些学生认为他们学到了知识,并有很长的视野,其中一些人认为他们是"是光。我什么也没学到。",其中一些人认为他们只是参观了著名的学校,并没有感受到名校的内涵。

今年五月一日生效的“研究旅游服务守则”指出,研究旅游的组织者是一间旅行社,与研究旅游活动的主办机构签订合约,提供教育旅游服务。这证实,旅行社已成为进行研究和研究旅行的主体。张良说,旅行社开展旅游活动的研究,也存在一定的风险。旅行社本身的人力资源和传统业务是旅游业,我们对旅游学习的定义实际上是学生走出校园旅游学习的一种方式。研究是目的。旅行社能否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仍有待观察。

王学辉还说,对“只游泳,不学习”的理解不应带有偏见。从产品的角度看,著名的学校旅游、科研旅游、营地教育,由于形式不同,所以旅游与学习的比例总是不同的。鉴于教育部发布的“学习之旅”,王学辉的个人建议是,“旅游”和“学习”的比例可以分别界定为50%和50%。事实上,他提到,还有另一种夏令营教育,美国夏令营。倚靠山水、湖泊、帐篷,在营地做各种活动:美国体育、军事训练、艺术活动和创作活动等。由于营地是固定的,几乎没有“旅行”部分,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分占90%以上。

原因3:信息不对称

代理的价格很高。

有很多网友抱怨说,一些国外旅游项目偏高。北京世庆国际学校副校长李曼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对外旅游项目价格偏高,存在着一层层转包的因素。三四线城市的儿童比一线城市的儿童花费更多,因为信息不够透明,一线城市的市场化程度比较成熟,价格也比较合理。

王学辉说,旅游实际上是一个旅游与教育、培训之间的交叉市场,在正常的财务数据下,旅游的利润也应该介于旅游与教育和培训之间。例如,经营良好的旅游公司的净利润低于5%;经营良好的教育机构的净利润约为20%;那么,大多数介于旅游和教育之间的“旅游”公司处于两者之间。他还透露,世纪明德目前的毛利率约为10%。虽然行业的平均情况是这样,但并不排除个别公司通过信息不对称等手段牟取暴利。

理由四:缺乏监管

如何明确权责需要探索。

王学辉说,旅游业确实缺乏监管,因为在“旅游”领域没有明确的监管机构。目前,教育局、旅游局、工商局等部门可以监管,但也可以视而不见。目前,旅游公司的经营过程是按照总公司的流程进行的,其自身的监管难度更大。他建议,如果旅游项目与学校合作,它将基本上是一个长期合作的客户,所以最好能够招标时,进入学校。教育局、学校、家长、学生等都可以担任代表,然后进行公开招标。该方法对长期客户是可行的。

同时,他还建议,对于TOB的市场来说,最好是通过招标的方式去公司,而TOC的市场则建议不要盲目地听信的宣传,而应该去公司那里。由于没有第三方认证机制,人们认为口碑介绍的方式是最高的。张良还表示,不能在承办方到位,有一定的过程,学习市场需要发展空间,旅行社等机构需要加强自身的人员储备和培训,以完善“游学友”的新理念。旅游局、工商局、地方教学委员会如何结合执法,如何明确各自在监督中的权力和责任有待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