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颐酒店女生遇袭事件,剖析其法律责任

悄悄法律人 2019-06-26 21:51:08

悄悄法律人


事件回放


  从外地来北京办事的女士弯弯(化名)表示,4月3日其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望京798和颐酒店入住时,被陌生男子跟踪后强行拖拽,后被抓住头发用力撕扯,在弯弯大声呼救,在场的酒店服务员没有强力解救,后一女士出手阻拦,围观者增多,嫌犯逃跑。




法律责任分析


1、施暴男子的法律责任。

媒体报道警方回应称女子无明显人身及财产损害,施暴男子可能醉酒。这两点均不影响其责任认定。其一,即使女子没有人身及财产损害,但施暴男子已经着手实行犯罪行为,只不过是因意志意外的原因未得逞而已,属于犯罪未遂,构成犯罪只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至于构成何种犯罪需要警方进一步侦查男子是处于何种目的施暴,如强奸、绑架、抢劫等。其二,醉酒不影响刑事责任认定,属于刑法中的原因自由行为,我国刑法也规定,醉酒的人不影响刑事责任认定。



2、酒店方的法律责任。

女子与酒店形成住宿服务合同关,且在住宿过程中人身权遭受侵害,如此又形成侵权法律关系,合同与侵权竞合,根据《中华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第三人承担侵权责任;管理人或者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的,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因此,酒店的民事责任难逃。

另外,如果像网友和媒体猜测的,酒店方对于上门发嫖娼广告明知,甚至与卖淫嫖娼勾结,则可能构成介绍、容留卖淫罪的共同犯罪。



3、旁观者的法律责任。

旁观者的冷漠特别是酒店服务员没有出手相救,引起网友愤慨。这种不作为确实令人愤怒。以为是夫妻吵架显然说不过去,从视频上看,暴力程度已超出一般的夫妻吵架,即便夫妻吵架,也是一种违法行为,因为违法《反家庭暴力法》,所以不要以为家暴行为是小事。但是,就目前的法律而言,确实难以让旁观者承担法律责任。刑法中的不作为犯罪的义务来源是有特定要求的,比如先行行为,密切关系人,危险共同体等。比如夫妻或情侣,其中一方跳楼,另一方能救而不救,构成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


4、适时谨慎增设见危不救罪。

这个事件中,人们更加关注的是旁观者特别是酒店服务员不予救助的行为。这些民众反映表明,人民对于不予救助行为的危害性认知水平达到一定高度,人们已经不再认为是个单纯的道德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考虑增设见危不救罪。

      事实上,西方国家多数有此罪名。”《法国刑法典》第223-6条规定:“任何人能立即采取行动阻止侵犯他人人身之重罪或轻罪发生,这样做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并无危险,而故意放弃采取此种行动的,处5年监禁并科50万法郎罚金。”“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个人采取行动,或者能唤起救助行动,且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前款同样之刑罚。”该法第223-7条规定:“任何人故意不采取或故意不唤起能够抗击危及人们安全之灾难的措施,且该措施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的,处2年监禁并科20万法郎罚金。”《德国刑法典》第323条c项规定:“意外事故、公共危险或困境发生时需要救助,根据行为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尤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意大利刑法典》第593条第2款规定:“对气息仅存或受伤或危急之人,疏于必要的救助或未即时通知官署者,处3个月以下徒刑或科12万里拉以下罚金。”《西班牙刑法典》第489-1条规定:“对于无依无靠,且情况至为危险严重,如果施予救助对自己或第三者并无危险,但不施予救助,应处以长期监禁,并科以西币5000至10000元之罚金。”《奥地利刑法典》第95条规定:“在不幸事件或公共危险发生之际,对有死亡或重大身体伤害或健康损害危险,显然需要加以救助之人,怠于为救助者,处6个月以下自由刑或360日额以下罚金。如不能期待行为人为救助行为者,不在此限。须冒生命、身体之危险或可能侵害他人重大利益时,属于不能期待救助之情形。”

        谨慎设置。可以考虑分层次进行,(1)将一般的轻微的见危不救行为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2)将情节严重的纳入刑法;纳入刑法的法定设置不宜太重。设置严格的条件,能救而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3)对于符合其他不作为犯罪的,仍然按照不作为犯罪对应的罪名处理。